于公谨:《 爱情的自助餐》 第四九章、窘境
作者:于公谨    发布于:2021-06-11 18:04:08    文字:【】【】【

第四九章、窘境

    江海天说道:“可以这样说。”
    周明红说道:“这是不可能。”
    江海天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周明红解释地说道:“因为事务所,就相当于是公司的;而公司名义下的账户,是很麻烦的。这就像是一帆集团一样,往来的账户,是很麻烦的。”微微顿了一下,“即使是成了账户,都是不可能会轻易成立的。”
    江海天说道:“也就只能是私人名义下?”
    周明红说道:“私人名义下的财产,并不是需要很繁琐的手段。隐藏起来也是很简单的。”
    江海天说道:“那就是猜测银行了。如果是大银行,是很引人注目的;而地方银行,为了储蓄什么的,会对很多事情进行退让。”
    周明红说道:“最有可能的是,我们这个地区银行。胡德海是一帆集团的老总,会认识很多人,这个时候提出要求,他们是不可能会不答应。”
    江海天说道:“而且是用公司的名义,他们就会更加不可能更改?”
    周明红说道:“不错。公司的名义确定,对方也不可能会说什么;还有,即使是出事,对方也不可能会注意的。”
    江海天说道:“你的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办到这些事情?”
    周明红说道:“不错。”
    江海天想了一下,说道:“看了是需要暗地里面询问一下。”
    周明红说道:“这件事情我来做吧。”
    江海天说道:“好。尽量不要打草惊蛇。”
    周明红说道:“我知道。”
    江海天微微叹息,说道:“现在的胡德海,已经是经不起风吹草动了。毕竟是他的决定,马上就要看到结果了。”
    周明红说道:“董事长,我想过,是不是我们也要找胡德海进行谈判?”
    江海天说道:“可以接触;我一直都是让人接触胡德海和胡凯;他们从来就没有松口。所以我就趁机撤掉了。”
    周明红说道:“这样也好,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晚上,胡凯和胡德海吃完饭,就进入书房里面交谈着。
    胡凯说道:“爸,今天跑贷款,并没有跑下来。”
    胡德海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看着胡凯,“公司情况怎么样?”
    胡凯说道:“很不好的。”
    胡德海说道:“尽量稳住,我想想办法。” 
    胡凯说道:“傅祥明他还接触过你?”
    胡德海说道:“接触过,只是从来就没有谈过,而是在不断试探着。”微微顿了一下,“还不如傅莹他们。即使还是我们工地开工了,傅莹也没有放弃希望,也是努力接触过你们吧?”
    胡凯说道:“是。他们是很想买的,只是你告诉我,不能松口,我就没有答应。”
    胡德海说道:“还有别的公司接触过我们?”
    胡凯说道:“还有,也仅仅只是简单的接触。”微微顿了一下,“听说政府对我们的土地开始立项了?”
    胡德海很奇怪地说道:“你听谁说的?”
    胡凯说道:“是别人说的。我只是想要知道是否是真的。”
    胡德海说道:“我接触过政府部门的人,并没有这个立项。”
    胡凯说道:“真的没有立项?”有些失望。
    胡德海想了一下,说道:“我们是可以利用一下,做做文章的。”
    胡凯说道:“虚张声势?”
    胡德海说道:“就是虚张声势。”

    灯光下,在周明红的别墅里面,江海天和傅莹、周明红、周晓芽等人静静地喝着红酒。
    傅莹低声说道:“看来胡德海有些黔驴技穷了。”
    江海天低声说道:“还没有到穷途末路。”
    周明红低声说道:“如果是无路可走,就会不择手段了。”
    周晓芽不明白,低声说道:“什么?”
    江海天看了周晓芽一眼,低声对周明红说道:“很不错啊,她还没有受到污染。”
    周晓芽想了一下,低声说道:“什么意思?”
    傅莹低声说道:“就是你还没有学习阴谋诡计,所以就没有学会那些坏心眼的思考。”
    周晓芽有些明了,低声说道:“是这样啊。”眼神有些期待地看着江海天,“我是不是有些机会,可以接近你?”
    江海天笑了,低声说道:“小丫头。”看着周明红,“查了银行?”
    周明红低声说道:“查了,是本地银行,而且是我的户头。”看了周晓芽一眼,“为什么不是她的户头?她已经可能是获得了胡德海的信任?”
    江海天低声说道:“不是信任,而是有利用价值。”微微顿了一下,“胡德海这个人,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任何人,包括他的儿子。”
    傅莹低声说道:“啊?他们是父子啊。”
    江海天低声说道:“即使是父子,也不可能会获得胡德海的信任,否则胡德海怎么可能会插手德凯公司的事情?很显然这里面就存在着问题。”
    周明红想了一下,低声说道:“还真是如此。”
    江海天低声继续说道:“还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知道有这笔钱存在的人,越少越好。”
    周明红思考着,低声说道:“不错。”
    江海天低声说道:“还有,就是她很活跃。”看了一下周晓芽。
    周明红看着周晓芽,低声说道:“活跃,就代表不确定性。也就是说,胡德海不可能会确定她可能不可能会查一下银行的账户?”
    江海天低声说道:“年轻啊,好玩啊,一时冲动,都是会有的。这就包含着不确定性。”
    周明红笑了,低声说道:“我就没有这个可能?”
    江海天低声说道:“是啊。你没有事情会去看看自己的银行账户?会去银行查查自己的银行账户?”
    傅莹低声说道:“我也不可能。”
    周晓芽低声说道:“我也是对钱没有多少概念的;只是想要看账户,好像也是不可能。”
    江海天低声说道:“开卡可能吧?”
    周晓芽低声说道:“这个可能。卡里面的钱用完了,就会丢掉的。”
    江海天低声说道:“你母亲就可以开卡的可能性;最起码说,是微乎其微。”
    周晓芽想了一下,低声说道:“还真是。她的生活已经稳定了,不想要有什么变动。”
    江海天低声说道:“这就是现实。因为你的生活变动很大,这里面就有着很多的可能性。胡德海并不希望看到这个可能性的发生。”
    周晓芽低声说道:“我有些明白了。”看着江海天,“为什么不是放在你账户下面?这个岂不是更好?”
    江海天低声说道:“我的账户?你确定?”
    周明红低声说道:“她就是一个小孩子,不用在意。”
    周晓芽并不愿意听,低声说道:“怎么就是一个小孩子?”
    周明红低声解释地说道:“你觉得,一帆集团的董事长,他名义下的账户,会怎么样?”
    周晓芽低声说道:“是我错了。不用想,我也知道,一帆集团董事长,会有很多人注意的;而胡德海放在了一帆集团董事长名义下的钱,很自然就会成为一帆集团的董事长,这本身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到那个时候,胡德海就不可能会取出这个钱了。”
    江海天低声说道:“不错。”
    周晓芽继续低声说道:“如果是放在她的名义下,就不可能会有人注意了?”看着傅莹。
    周明红低声说道:“你真的是让人很无奈。”
    周晓芽不服气,低声说道:“我说错了?”
    周明红微微叹息,低声说道:“不是说错了,而是你就没有想到过,她名义下的钱,和一帆集团董事长名义下的钱,有多少区别。”
    周晓芽看着周明红,低声说道:“还是不懂。”
    周明红解释地低声说道:“她名义下的钱,是不太可能会被发现,也是很保险的,也是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就包括我。”微微顿了一下,“问题是,这个钱,如果是真的放下了,就很有可能会被发现的。”
    周晓芽低声说道:“怎么可能?”
    周明红低声说道:“你知道一帆集团董事长会给她多少钱?”
    周晓芽低声说道:“不知道。”
    江海天低声说道:“因为我是一个二世祖,做事情全凭高兴。而这个时候,想要划款给她,就会让银行的人员注意到。银行的人员一旦知道,很有可能会随意地暴露着她的账户,从而就知道了胡德海存钱的。”
    周晓芽低声说道:“银行人员会随意地说出来?”
    周明红低声说道:“银行人员需要成绩的,也就需要她的投资。她的钱,存在银行是没有多少用处的;而用于投资,是可能会得到回报的。”

    灯光下,胡凯和胡德海在书房里面交谈着。
    胡凯看着胡德海,说道:“爸,傅祥明还是没有消息?”
    胡德海说道:“还是那样。我试探了,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很含糊。”
    胡凯说道:“是不是他本来就没有想要买?”
    胡德海说道:“可能是有买的想法,只是并不那么剧烈?”
    胡凯不明白地说道:“为什么还要那样再三试探?”
    胡德海说道:“并不是试探,而是想要等待我们陷入绝境。”
    胡凯才明白过来,说道:“想要白捡啊。”
    胡德海说道:“也就是白捡啊。”
    胡凯有些气愤地说道:“这些混蛋。”
    胡德海说道:“他们都在观望,这是我们预料不到的。”

    灯光下,周明红的别墅里,江海天和傅莹、周明红、周晓芽等人继续低声交谈着,喝着酒。
    周晓芽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是投资,就会频繁使用?”
    傅莹说道:“出现意外情况,就会换号,或者是换银行。这些都是不确定因素。”
    周晓芽有些明白,说道:“看来是我弄错了。”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是多疑的,总是会用自己的想法,来对照别人的行为。那么,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不可能会得到他的信任。”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最反感的就是他这样的人,脑子里面有反骨。问题是,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却不可能会不防备这样的人。”
    周明红有些叹息,说道:“事情是这样,我有些难以想象。”
    傅莹说道:“这样的人,做事情会是这样的。”
    江海天说道:“如果胡德海不是犹豫,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德凯公司,或者是工地,都可能会有很多的收益。”
    周晓芽说道:“工地?他不是兼顾?”
    江海天说道:“是兼顾。这才是他多疑的一面。如果是不顾一切,投入一个地方,就会让很多人重视。他的工地,未必是没有买的。”
    周晓芽说道:“还有人买?”
    江海天说道:“那个地点是很不错的。并不是有眼光的人,只有胡德海一个。”
    周晓芽不明白地说道:“为什么没有卖出去?”
    江海天说道:“是很多人都没有看到胡德海出现在工地,说明胡德海并不看好工地。用简单的话说,就是连胡德海都没有把工地当回事,别人也就会犹豫不前。”
    傅莹和周明红、周晓芽等三人都看着江海天。
    傅莹说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江海天说道:“这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地方。如果是天天去现场看看,就说明对工地的重视。很多人都是会知道。这是胡德海并没有想到的。”
    傅莹奇怪地说道:“我们一帆集团当初被征用土地的地方,你也没有去看。”
    江海天说道:“一帆集团是可以随意地支配着土地,并没有什么资金问题。你可以征用,也可以不征用;毕竟一帆集团的事物是很多的,并不是只有一个土地。”
    周明红有些明了,说道:“德凯公司的规模,毕竟是没有办法和一帆集团相提并论。”
    江海天说道:“规模小,就意味着资金规模,并不是很大;在征用三份土地的时候,胡德海就有些是倾尽所有了;而随着土地的开工,还有德凯公司的运转,都是让胡德海的资金捉襟见肘。这个时候,就想要胡德海有所选择,是土地,还是德凯公司。而胡德海这个人是从来就没有想要放弃任何东西,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周明红说道:“是资金的短缺,所以才会出现这个问题。”
    周晓芽说道:“壁虎断尾,就可以进行救治?”
    傅莹说道:“我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就可以避免很多的问题。”
    江海天说道:“舍弃一些东西,就会得到的更多。胡德海所购买的土地,将来的价值是很大的;只是现在,政府是力有未逮而已。而胡德海这个人的个性,就是从来就不想选择,而是想要得到,得到,还是得到。那么,这个结局就注定了。”看着周晓芽,“现在,即使是壁虎断尾,也不太可能都会就得了胡德海的处境。”
    周明红说道:“为什么?”
    江海天说道:“当我们看到问题出现,就意味着这个问题,已经是很大了,并不是小问题,是遮掩不了的问题。”
    周明红说道:“一直都是想要掩盖问题,结果就是成了这样;而有了问题,几乎是不能翻身了?”
    江海天说道:“可以这样说。如果胡德海能够早一点放弃其中一样,就可以翻身。而现在,是不可能翻身的。因为很多人都是在观望。如果是成功了,很多人都是会锦上添花;如果是失败,很多人没有落井下石,都是很伟大了。”
    周晓芽说道:“所以,胡德海为了摆脱困境,就会有些不择手段?”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以前,胡德海是不可能会使用什么卑鄙的手段,而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会不利用这样的手段?毕竟这是翻身的希望。”
    周晓芽说道:“这是稻草。”
    江海天说道:“在胡德海的眼睛里面,就是救命的船只。”
    周明红看着周晓芽,说道:“凡事经过胡德海身边的东西,都是会被胡德海紧紧抓住,都是可能会被胡德海看做是救命的船只。即使是明知道是稻草,也会当做是船只的。”’
    周晓芽说道:“啊?这样不是没有了理智?”
    周明红笑了,只是笑意有些冷,说道:“胡德海到了那个时候,是不可能会有理智的。”
    傅莹说道:“不仅仅只是没有理智,而是会不择手段。他会想伤害任何人。”
    江海天说道:“这话对。”
    傅莹说道:“恐怕是我们这些人都摆脱不了。”
    江海天说道:“很难能够摆脱。只是他不太可能会编造着瞎话。”
    傅莹说道:“编造瞎话,胡德海或许是不可能会去做。问题是,他的儿子,是否会去做?他们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什么道德而言,也不可能会讲什么道德;那么,他们要做的,就是活着,无论如何都是活着的。”

    路边的车里,路子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开车的人是胡凯。看着路子,说道:“都拿来了?”
    路子说道:“都带来了。”把U盘交给胡凯。
    胡凯看着路子,说道:“能够录像就更好了。”
    路子说道:“怎么录像?”看着胡凯,“即使是录像,我们也不可能会去做的;这样性质就完全变了。这并不是什么随手拍图,而是录像,是带有明确的目的。你觉得江海天不会加以追究?”
    胡凯说道:“追究是肯定的。只是你当过警察,应该是可以把痕迹消灭。”
    路子说道:“你以为别的警察都是白痴?”
    胡凯说道:“我没有这样说过。”
    路子说道:“我录像,怎么录?安装监控,即使是窃听,也很有可能会被发现;如果是发现了,就会进行跟踪;很容易就会查到我。那么,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胡凯说道:“可以做出预判。”
    路子说道:“你觉得警察会告诉我?还是什么?我做出预判?每时每刻,我都是觉得我在危险之中,因为我觉得江海天随时都会察觉。一旦察觉,会怎么样?”
    胡凯说道:“我付钱了。”
    路子说道:“够我花下半辈子吗?如果我衣食无忧,可以是一拼。”

    黄昏,江海天和夏莲慢慢地走着。
    夏莲说道:“大叔,今天有时间和我一起散步?”
    江海天说道:“好多日子,都没有好好和你散步,莲儿,抱歉。”
    夏莲说道:“应该说抱歉的人是我。”
    江海天不明白地说道:“为什么?”
    夏莲说道:“我什么忙都没有帮上的。”
    江海天说道:“你这样已经是很帮忙了。毕竟是让我的心安定了。有时候也想,就算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是有你的。”
    夏莲说道:“谢谢。只是我一直觉得自己都没有什么用处。不如傅莹,对你的事情帮助很大。”      江海天说道:“傅莹是很厉害的女人。她和你不一样的。”
    夏莲说道:“也是很漂亮的女人。”
    江海天说道:“她是想要掌控自己命运的女人。”
    夏莲说道:“有什么不对?”
    江海天说道:“并没有什么不对。”微微顿了一下,“掌握自己命运的女人,很多时候,都是需要自己主动出击。”
    夏莲说道:“好像也是没有错误。”
    江海天说道:“只是问题在于,两个人在一起,就不要进行试探。”
    夏莲说道:“爱情不是进行试探,而是需要脚踏实地。”
    江海天说道:“不错。如果是试探,就像是自助餐的选择;总是犹豫着,是否应该吃,是否应该有更好吃的东西。这个时候,很多机会就会是错失。”
    夏莲说道:“傅莹也是没有安全感的。”
    江海天说道:“是。如果是爱人,就会出现很多的问题。”
    夏莲说道:“如果是做情人?”
    江海天说道:“就没有什么问题。”
    夏莲说道:“啊?这是什么意思?就想要让她做你的情人?”
    江海天说道:“你想歪了。”
    夏莲说道:“怎么就想歪了?你的心思,不就是这样?”
    江海天说道:“我打一个比喻,你就明白了。”
    夏莲说道:“好。我听听。”
    江海天说道:“一个人有了一个苹果,担心是烂了,总是会看着,琢磨着;而另外一个人手里有一个苹果,说你可以咬一口。这个时候,这个人会担心么?”
    夏莲说道:“不是自己,担心什么?”
    江海天说道:“就是这个道理。”
    夏莲寻思了一下,说道:“也就是说,如果傅莹有了自己的爱人,还有自己的家庭,这对她是很不利?这就相当于是,有了自己的苹果?”
    江海天说道:“不错。这个苹果是傅莹的;而傅莹是过于珍贵;担心掉在了地上,会摔破;担心会坏掉。所以,这个苹果一旦出现了一个斑点,傅莹就会想要把这个斑点抹去。”
    夏莲说道:“这个斑点,已经出现,是不可能会复原。”
    江海天说道:“不错。而且,这个斑点,可能仅仅只是只有针尖大小,可以忽略不计;即使是仔细看着,也是很难发现;问题是,这个斑点,却已经在傅莹的心里了。让傅莹难以接受。”
    夏莲说道:“我有些懂了。”微微顿了一下,“傅莹是过于重视家庭,才会这样?”
    江海天说道:“不错。这和傅莹的经历有关系。傅莹的经历,你应该知道的很多。她是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而这个时候,有了自己的家,就会格外珍惜。这好像是并没有什么错误。”微微顿了一下,“只是当二人的感情有所碰撞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的问题。这就是傅莹所面临的问题。”
    夏莲说道:“过于重视的结果,就是这样。”
    江海天说道:“这就是对二人都有着伤害。傅莹即使是不说出来,都怀疑可能会堆积起来,结果是受到了很多的伤害。”
    夏莲说道:“傅莹是不适合有家庭的。”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别人的苹果,即使是看到了有斑点出现,即使是很大的斑点,傅莹也不太可能会在意。”微微伸了一下手,“我是不希望看到傅莹受到伤害,毕竟她吃的苦太多了。即使是现在,她的父母,也是很有可能会给她造成伤害。”
    夏莲说道:“我也不希望看到她受苦。”
    江海天说道:“你就是会珍惜自己到手的苹果,而不是看着别人的苹果。这一点我很知足。”
    夏莲说道:“有我就知足了?”
    江海天说道:“不错。有你就知足。”
    夏莲说道:“大叔,你这话好像是有些虚伪的。”
    江海天说道:“我?虚伪?何出此言?”
    夏莲说道:“大叔,你是想要让我做一个小女人,就是让我拥有你这个苹果,就一个知足了。”
    江海天说道:“想什么?还是没有弄明白?”
    夏莲说道:“怎么就并没有明白?你绕着这样久,就是为了说这个吧?”
    江海天说道:“苹果是家庭。”
    夏莲说道:“本来就是家庭,我知道。只是还是觉得,你是在骗我这个小孩子的糖吃。”
    江海天说道:“啊,你吃醋了?”

    傅祥明和胡德海在五星级宾馆的一个雅间里面吃饭。
    胡德海说道:“傅老板,我先干为敬。”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傅祥明看着胡德海,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说道:“胡总,是有事情求我吧?”
    胡德海说道:“我想要知道你对那几块地的看法。”
    傅祥明说道:“并没有什么看法。”
    胡德海楞了一下,说道:“没有看法?”
    傅祥明说道:“很多人都是想要得到那几块地方,就是你手里的那几块土地,却一直都没有行动。你知道为什么?”
    胡德海说道:“不知道。”
    傅祥明说道:“你的眼光是很不错的。问题是,你不知道时间。这一点,你比江海天差得太远。”
    胡德海不明白,说道:“什么意思?”
    傅祥明说道:“江海天买地,是看到政府可能会立即征用;而你买地,是政府规划中的土地,而不是必得的土地。”
    胡德海说道:“还是不懂。”
    傅祥明说道:“不是不懂,而是你装不懂。江海天买地,是政府的计划中,是第一步;而政府做完之后,肯定是否想要实行第二步计划。问题是,政府有钱进行第二步计划?势必需要缓上几年的时间;那么是多长时间?”

    江海天和夏莲继续慢慢地散步。
    夏莲说道:“大叔,我累了。”
    江海天说道:“好吧,我背你。”转身弯下背。
    夏莲趴上去,说道:“好了。”
    江海天说道:“你很沉啊。”慢慢地背起来。
    夏莲说道:“本来就是‘千金’,怎么可能会不沉?”
    江海天说道:“想要去什么地方?”
    夏莲说道:“陪我到公园去?”
    江海天说道:“好吧。”
    夏莲知道江海天并没有想要去公园的意思;只是因为她才答应的;心中有些高兴。
    这个时候,老钱和钱妻走了过来。
    老钱说道:“海天?”
    江海天看着老钱,说道:“老钱?”
    老钱说道:“有些意外。”
    江海天说道:“没有想到的。”看着钱妻,“嫂子。”
    钱妻看着江海天,看看夏莲,说道:“我想要让你成为我的女婿。”
    江海天说道:“好像还是不可能。”
    钱妻说道:“关系确定了?”
    江海天说道:“是确定了。”看着夏莲一眼,“这是我的爱人,夏莲女士。”
    老钱看着夏莲,说道:“气质很不错的。”
    夏莲从江海天的背上下来,说道:“谢谢夸奖。”
    江海天说道:“我看中的女人,这还用说?”
    老钱笑了,说道:“你是很知足啊。”
    江海天说道:“怎么可能会不知足?这是很好的女人。”
    钱妻看着夏莲,说道:“你如果想要放手,告诉我一声。”
    江海天说道:“可能你女儿已经有了对象。”
    老钱说:“好像是暂时不可能。她对你动心了。”
    夏莲挽着江海天的手臂,说道:“大叔是我的,你们就不要想了。”
    钱妻说道:“你这是显示主权?”
    夏莲说道:“是。”
    老钱说道:“一起走走。”
    江海天看看夏莲,说道:“不想一起走走。”
    老钱说道:“哦?”
    江海天说道:“因为我好不容易有点时间,想要和她过过二人世界。”
    老钱说道:“抱歉。”就和钱妻告辞,转身离开。
    夏莲说道:“谢谢大叔。”
    江海天说道:“不要谢我,我就是这样想的。”
    二人继续慢慢地走着。
    赵冉冉和管峰走了过来。
    赵冉冉看着江海天和夏莲,说道:“海天?”
    江海天说道:“你就不能装作看不见?”
    赵冉冉说道:“不可能。”
    江海天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赵冉冉说道:“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管峰耸了一下肩膀,无奈地说道:“我是想要看不见。只是她不愿意。”
    赵冉冉说道:“想要看看容光焕发的江海天。”
    江海天很无奈,说道:“是容光焕发,还是回光返照?”
    夏莲说道:“大叔,这样说不好。”
    江海天说道:“被她气糊涂了。”
    管峰说道:“一起走走?”
    江海天说道:“好吧。”
    就与夏莲,同管峰、赵冉冉一起慢慢地走着;赵冉冉很自然地和夏莲挽着手臂;而江海天和管峰并肩走着。
    管峰说道:“她想要知道,你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江海天知道是赵冉冉关心他,所以才会这样过来问他的。说道:“几乎是已经成为定局了。”
    管峰说道:“就是胡德海?”
    江海天说道:“你也知道胡德海?”
    管峰说道:“当初是很嚣张的一个人,就像是得志小人。”
    
    傅祥明和胡德海在五星级宾馆的一个雅间里面继续吃饭。
    听了傅祥明的话,胡德海知道他忽略了这一点;仅仅只是知道所买的地方,是一个很有值得投资的地方,也是政府规划的地方。说道:“这个时间会拖得很长?”
    傅祥明说道:“并不很长,哪怕是三年。就是这个三年,就想要庞大的资金进行维持的。而这个资金节省下来,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胡德海说道:“是。”
    傅祥明继续说道:“所以,很多人都是有些望而却步。”
    胡德海不明白地说道:“你为什么要问我,这几块地方的事情?”
    傅祥明不客气地说道:“我就是想要看着你什么时候失败。”
    胡德海说道:“什么意思?”
    傅祥明说道:“我曾经遭遇过背叛;那个人也是吃里扒外,差一点让我的公司倒闭。”看着胡德海,“我和江一帆一样,都是心慈手软,并没有下决心的;毕竟是觉得有着感情。结果是,我的公司几乎是倒闭。”
    胡德海说道:“所以,你就是想要过来看着我的公司倒闭。”
    傅祥明说道:“不错。”
    胡德海说道:“我不是你的公司的叛徒,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傅祥明说道:“你这样的人,有脸说这样的话吗?”

    江海天和管峰、赵冉冉和夏莲等四人继续散步。
    江海天说道:“他这么明显?”
    管峰说道:“不是他明显,而是胡凯表现的很明显。这个人是并没有什么底蕴的,太张扬;所以他们的下场,都已经是由他们自己的行为决定了。”
    江海天说道:“胡凯,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他的能力是有,只是太过张扬的。”
    管峰说道:“并不是我不看好这样的人,而是这样的人,本身就没有沉重;那么,他们的失败,是注定的。”
    江海天说道:“你看到准确。”
    管峰说道:“如果是有一点的稳重性,都会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因为我们的关系,很多时候,都是没有想要隐瞒过别人。一旦注意了,就不可能会买下。”
    江海天说道:“你说错了。”
    管峰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说道:“我说错了什么?”
    江海天说道:“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
    管峰看着江海天,说道:“你确定?”
    江海天说道:“不是确定,而是肯定。”
    管峰说道:“我手里的土地是怎么一回事?”
    江海天说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问题是,胡德海知道吗?”微微顿了一下,“你还是不了解胡德海;因为胡德海就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别人;用他的想法,来推理很多人的想法,就可以知道胡德海肯定是会上当。”
    管峰楞了一下,说道:“胡德海是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别人?”
    江海天说道:“是。”
    管峰说道:“所以,他即使是发现了我们的关系,也不可能会在意?”
    江海天说道:“对。他这个人的个性决定了。绝对不可能会想到,我会把土地寄存在你公司的名义下,也不可能会想到,我们的做法。在他看来,如果是这样做,你会把土地卖掉,而不是想要保留。”
    管峰说道:“结果就是他悲剧了。”
    江海天说道:“不错,结果就是他悲剧了。很多人都是看好了这些地方,都是没有出手;并不是他们眼光的问题,而是他们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政府才会征用;即使是政府不征用,这些地方,也是有很多优秀的存在;问题是,什么时候会出现优秀?只有政府规划之后,才会出现。这就。”
    管峰说道:“而胡德海只是看到了优秀?”
    江海天说道:“不错,他并没有看到麻烦。”
    赵冉冉说道:“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很多人看到的都是利益,而不是什么别的。”
    江海天说道:“不错。很多人看到的都是利益;而问题是,德凯公司,是一个集团公司,就不想要看到的是利益,而是需要权衡利弊。”
    管峰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说道:“大公司,看到的,都是利弊?”

浏览 (36) | 评论 (1) | 评分(5) | 支持(2) | 反对(0) | 发布人:于公谨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706)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14)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6556)


Copyright ©2008-2021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