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公谨:《 万山红遍》第二集、我就是土匪(上)
作者:于公谨    发布于:2021-04-20 01:47:36    文字:【】【】【
第二章、我就是土匪

    山坡下,日兵依旧在行进着,不紧不慢,听到了枪声,却只是愣了一下,相互看了一下,旋即放肆地大笑。
    军曹很嚣张地大叫,同时挥舞着手臂,说道:“支那人就是这么没用,连枪都打不准。”
    旁边的一个日兵也附和地说道:“他们半天才敢开枪,这不是一般的没用。”
    军曹看着山上,说道:“开枪就是这个德性?这对帝国来说,支那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日兵发出讥笑的声音。
    山披上。
    侯军和甘声阅、刘占山等人很失望,而卜祖辉和梁宽仁二人则有些讥笑之意。
    卜祖辉对拿着枪的年子枫讥笑地说道:“你也不能比我们强多少。”
    年子枫并没有回答,而是没好气地对甘声阅训斥道:“这什么破枪,枪管都不是直的?”
    甘声阅很无辜地说道:“我也不知道。”
    年子枫有些生气,看着甘声阅,说道:“你不是看了吗?”
    甘声阅脸色通红,说道:“可我也没有顺着枪看看,再怎么说,他们也不可能从武器上糊弄我们,但是,他们还真的从武器是糊弄我们。”
    侯军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不可能吧?”
    年子枫看了侯军一眼,说道:“枪是他们的命根子,这么可能会随便送出去?”对甘声阅,“你啊,都是老战士了,还是这么天真。”
    甘声阅有些脸红脖子粗,却不敢反驳。
    侯军拿起枪,顺着看了一下,说道:“还真是。”
    卜祖辉有些不相信,看着侯军,说道:“真的假的?不是人不行?”
    梁宽仁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从侯军的手中拿过枪,看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枪管还真是弯的。”看着年子枫,有些讽刺地说,“你们共产党人也会糊弄?用这样对武器也能打仗?”
    年子枫反唇相讥,不客气地说道:“我们是枪不行,你们是人不行。我们就是没有像样的枪才不敢和小鬼子正面战斗。”
    卜祖辉愣了一下,说道:“我看一下。”
    梁宽仁把枪递给卜祖辉,卜祖辉看了一下,有些惊讶地说道:“这也是枪?”
    年子枫看着梁宽仁,说道:“我借你们的枪。”
   卜祖辉不相信地说:“你?”
  年子枫对卜祖辉的不信任有些不满,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不是肉包子打狗。”
    卜祖辉一脸的不相信,说道:“谁知道。”
    梁宽仁看着年子枫身后的战士们,不信任的目光闪了闪,才说道:“你们多少人?”
    年子枫指了一下他自己,说道:“我一个人就够了。”
  卜祖辉对年子枫说道:“你一个人?怎么可能?”
  梁宽仁立即否定地说道:“这不可能。”
  年子枫并没有继续争辩,而是对梁宽仁说道:“我的枪不行,你的枪,还有子弹。”
  卜祖辉看着年子枫,说道:“你凭什么要用我们的枪?”
  年子枫对卜祖辉说道:“你也看到了,我们八路军本来就缺少枪支和弹药,所以,只能借你们的。”
  卜祖辉还是不服气,想要说什么;梁宽仁制止卜祖辉,说道:“无论是谁的,只要能杀鬼子就行。”
  年子枫对卜祖辉说道:“看看,这才是最起码的觉悟。”
  山坡下,日兵正在努力爬山坡。
    军曹挥舞着战刀,对日兵说道:“快一点,你们不要像没用的支那人一样。”
  山坡上。
  梁宽仁从国民党一个士兵的手里拿过一支长枪,看了一下,才递给年子枫,说道:“给。”
  年子枫接过去,端起来,看了一下,说道:“不错,中正造。把子弹给我,还有,一支枪不够用。”
  梁宽仁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年子枫,说道:“你们几个人用?”
  卜祖辉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说道:“不是你一个人用么?”
  年子枫很肯定地说道:“我一个人用。”
  梁宽仁看着年子枫,说道:“你一个人用得了那么多?”
  年子枫对梁宽仁说道:“你们怕我把枪拿跑了?”
  梁宽仁没言语,眼神透出不信任。
  卜祖辉却很坦率地说道:“难说。”
  年子枫对梁宽仁和卜祖辉说道:“你们可以看着。”
  刘占山依旧看着日兵,有些着急地说道:“连长,小鬼子快上来了。”
  年子枫对梁宽仁和卜祖辉说道:“快一点。而且,你们也不可能闲着,帮我装子弹。”
  梁宽仁懵了,说道:“什么?”
  卜祖辉却立即说道:“我来。”他和梁宽仁都对年子枫不信任,只是年子枫不能会带着一支枪跑了;而且,还有军队。虽然这支军队,还不能算是“军队”。
    要过一支长枪,开始装上子弹,同时看向年子枫的眼神里,有些不信任;又招了一下手,招来几个国民党士兵开始装填子弹,巡视着这些人国民党士兵。
    卜祖辉对这些国民党士兵说道:“你们谁还有子弹?”
    国民党士兵先后走了过来,把子弹递给卜祖辉等人;也有人开始翻找着,最后只能是摇摇头,表示没有。
  山坡中。
  日兵肆无忌惮地追了上来,越来越近,几乎可以听到脚步声。
  山坡上。
    年子枫放好枪,准备开枪。
    甘声阅和侯军、刘占山、梁宽仁等人看着年子枫。
    年子枫突然扭头对梁宽仁和卜祖辉说道:“你们是不是埋伏过小鬼子?”
    梁宽仁有些惊讶,说道:“你怎么知道?”
    年子枫指了一下日兵,说道:“看着小鬼子完全不在乎的架势,就可以判断出来。如果你们没有埋伏过,他们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胆子?明知道我们可能埋伏,依然是毫不在乎地冲锋着,连点策略都不讲?”
    梁宽仁还没有言语,卜祖辉就坦率承认,说道:“是的。我们是埋伏过小日本,但是,小日本损失并不大,而我们损失却很大。结果,我们被迫撤围;小鬼子就跟在我们的后面,不断追着我们打。”
    侯军有些着急,说道;“连长,鬼子上来了。”
  年子枫口中对梁宽仁和卜祖辉二人说道:“给我填弹。”拿起枪,抬手就是一枪。
  卜祖辉和梁宽仁、侯军、甘声阅、刘占山等人看着山下的日兵。
  刘占山觉得,就像是看到一颗子弹在飞动,迅速钻进端着机枪日兵的脑子里,端着机枪的日兵接着就倒下;有点儿口干舌燥,却不自觉地数着:“一。”
  侯军和甘声阅张大了嘴。
  梁宽仁惊讶,说道:“这么准?”
  卜祖辉不以为意地说道:“很有可能是摔倒的。”
  年子枫并没有言语,而是拉开枪栓,退出子弹,推上枪栓,开了第二枪。继续开枪,直到打光枪里的子弹。
    年子枫伸手把枪扔开,同时说道:“枪。”
    侯军很配合地接过枪,递给旁边的战士;同时感到就像是在开毛瑟手枪一样,子弹“呯呯”在响;甘声阅则张大了嘴,合不上。而刘占山则在数着死了的敌人。
    梁宽仁有些本能地递过去,因为他看不清年子枫的动作,年子枫的动作太快,如果是慢动作,可以看清楚;但是,现在,他只是看到年子枫的手在动而已,而且是不断开枪。
    而卜祖辉和梁宽仁差不多,只是木然地填着子弹,看着山坡中的日兵一个接一个地滚下山去。
    山坡中。
    日军军曹有些恼火,不断挥舞着战刀,催促着日兵向上攀爬;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就没有了猫戏老鼠的心思;而且,即使是很愚蠢,也知道他是犯了自以为是的错误,想到是梁宽仁和卜祖辉他们诱敌深入,却没有想到会是别人;还有,他有些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敌人的枪法变准了很多;觉得上当,多少有些恼火的成分。
    而日兵也悍不畏死,依旧向前冲着。
    但是,由于山坡陡峭,他们的速度一直都快不上来,反而成了年子枫的枪靶子。
    日军军曹不断地大叫。
    山坡上。
    年子枫继续开枪。
    梁宽仁继续供给枪支,卜祖辉和另外几个人才装填子弹;然后把装满子弹的枪支递给梁宽仁。
    年子枫把枪一扔,伸手要枪,说道:“枪?”
    梁宽仁伸出手发现是空手,便对卜祖辉说道:“枪?”
    卜祖辉只好把手中的枪递给梁宽仁,梁宽仁递给年子枫。
    年子枫开了两枪,拉动枪栓,开第三枪的时候,发现没有子弹;又一次拉开枪栓看了一下;有些不满意地看着梁宽仁,说道:“怎么没有子弹?”
    刘占山一直在数,说道:“······十二······十三······”
    梁宽仁也有些恼火地说道:“子弹?怎么回事?”
    卜祖辉一边往枪里面装填子弹,一面说道:“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开枪这么快的。”
    年子枫并没有看卜祖辉,而是依旧看着山坡上面的日兵,口中说道:“这不是理由。你们的行动就不能快点?如果总是这么慢,很有可能小日本就会冲上来。”
    甘声阅看着山坡上面的日兵,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他们停下了冲锋。”
    年子枫瞪了甘声阅一眼,心里说这小子,就没有看出来我是故意找茬?故意找借口?
    甘声阅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看出来年子枫对他的不满。
    侯军、梁宽仁等人看了一下,只见日兵趴在山坡中。
    年子枫说道:“还好。”看着梁宽仁,“怎么回事?你们连给枪填弹也这么慢?”
    梁宽仁有些脸红,期期艾艾地说道:“这是因为你的开枪速度太快了,······”
    卜祖辉同时,递给年子枫一支长枪,说道:“对不起,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打枪这么快的。”
    甘声阅仔细地看着山坡上面的日兵,说道:“连长,他们在干什?”
    山坡中。
    日军军曹正趴在山坡中,向上看着情况。然后对身边的日兵挥了挥手。
    日兵支撑身子,悄然支起掷弹筒。
    山坡上。
    年子枫看了一下,也不明白,对梁宽仁问道:“小鬼子这是什么意思?”
    梁宽仁看了一下,有些吃惊地说道:“小鬼子这是用掷弹筒,这里马上就爆炸了。”
    卜祖辉等人一慌,国民党的不少士兵做出想要逃跑的动作,而年子枫等人所率领的队伍,他们却不知所措,只是看着。
    年子枫顺手就开了一枪,不相信地问道:“很厉害?”
    山坡中。
    几个正在摆弄掷弹筒的日兵中的一个,在枪声向后,就向下滚去。
    山坡上。
    梁宽仁说道:“我们没少吃这样的亏。”
    年子枫斜睨了梁宽仁一眼,又开了一枪。
    山坡中。
    又一个日兵滚下坡去。
    山坡上。
    卜祖辉把转好子弹的枪递给梁宽仁。
    梁宽仁接了过去,说道:“而且,这个东西也不需要这么大的动静。只是趴在地上,就可以用。”
    年子枫不屑地说道:“好,我就让他们没有敢动作。”接连开了几枪,然后接过梁宽仁的递过来的枪,继续开枪,直到日兵不敢动为止。
    山坡中。
    日兵一齐趴在地上。
    日军军曹看着坡上,眼睛想要喷火一样,骂了一句:“八嘎。”
    山坡上。
    年子枫看着日兵没有异动,才看了眼梁宽仁,又扭头看着山坡中的日兵。
    年子枫看着梁宽仁,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梁宽仁说道:“梁宽仁。”
    年子枫看到山坡中有一个日兵抬头,便开了一枪。
    山坡中。
    抬头的日兵滚下坡去。
    山坡上。
    年子枫对梁宽仁说道:“军衔?”
    梁宽仁说道:“少校。”
    年子枫开了一枪,山坡上的一个日兵滚下去,说道:“你很不错,以后给我干。”
    梁宽仁一脸的怀疑,说道:“你?”
    年子枫很不客气地说道:“我。”
    卜祖辉撇撇嘴,看了一下跟随年子枫的战士,说道:“就你们这些人?”
    年子枫说道:“是的。”
    梁宽仁有些不屑地说道:“这是乌合之众。”
    年子枫开了一枪,很不客气地反唇相讥,说道:“乌合之众,可不是残兵游勇。”
    卜祖辉和梁宽仁等人的脸色有些尴尬。
    山坡中。
    一个日兵滚下山去。
    日军军曹一阵犹豫。
    山坡上。
    甘声阅看着滚下山坡的日兵,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你怎么不杀了小鬼子的军官?不是应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如果小鬼子的军官死了,他们不就更好消灭?”
    侯军也符合着说道:“是啊。”
    年子枫先看看梁宽仁和卜祖辉,才对梁宽仁说道:“你怎么看?”
    梁宽仁想了一下,才说道:“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也很奇怪,你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军曹?”
    年子枫很不客气地说道:“如果我杀了他,日兵就会乱了套,他们就有可能会跑回去。”
    卜祖辉还是不明白地问道:“你担心他们给你们造成困扰?”
    年子枫对卜祖辉说道:“是的。你也看到我们这些人了。”扭头看了一下身后的战士,“他们可经不起风吹草动,否则,我就成了光杆司令了。”
    卜祖辉说道:“这倒是。”看了一下身后一眼,“但是,你们可以训练一下。”
    侯军对卜祖辉说道:“我们这不是为了尽快赶赴前线抗日吗?”
    卜祖辉和梁宽仁互看了一眼,眼神有些佩服。
    梁宽仁对侯军说道:“但是,也不可能这么来送死啊。”
    年子枫说道:“如果不送死,这么可能救了你们?再说,我们这么做,也未必会送死。”
    梁宽仁看了年子枫一眼,说道:“这话有意思。”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但是,这个军曹活着,他一旦发现不对,转身就跑怎么办?”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没有可能。”
    侯军瞪大了眼睛,看着年子枫,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年子枫还没有回答。
    卜祖辉在一边解释地说道:“因为小日本一直就没有把我们中国军队放在眼里,如果他死了,他手下的士兵会逃回去,会说明一切。但是,他活着,他手下的士兵就不会跑,他的自尊心是不容许他这么逃回去。”
    梁宽仁对侯军说道:“他们的骄傲和自大是不允许他们后退的;可以说,如果后退,还不如让他们死。”
    侯军看了一下山坡中说道:“连长,真的是这样?”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这就像是一个成年人被一个孩子打败一样,是他们所无法接受的事实,这比杀了他们还致命。”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但是,他们一直没有动?是不是打算后退?如果他们跑了,对我们是十分不利的。”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他们是在想,怎么进攻才会全部消灭我们。”
    侯军有些惊讶地说道:“怎么可能?他们还剩下十几个鬼子,怎么可能会消灭我们?”
    梁宽仁对侯军说道:“你觉得这是自不量力,但是,在日本人看来,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卜祖辉把一支枪递给梁宽仁,然后又拿过一支枪,开始填弹。几个国民党士兵站在一边,对卜祖辉摇摇头。
    梁宽仁看到了,就对卜祖辉问道:“什么事?”
    卜祖辉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一下旁边站着、手中拿着子弹的国民党士兵,把他们手里的子弹数了一下:“我们也只是剩下这些子弹,再也没有了。”
    年子枫看看卜祖辉,又看看梁宽仁,说道:“你们也没有子弹了?”
    梁宽仁对年子枫说道:“你以为我们被小日本追着屁股打,是我们愿意的?”
    年子枫坦率地承认,说道:“这是我的错。我以为你们还有子弹。”
    卜祖辉说道:“我们已经打了很久,都没有多少弹药了,才选择突围的。”
    年子枫有些惊讶,说道:“你们不应该这么缺少弹药啊?”
    卜祖辉说道:“我们其实弹药并没有你想象的多。而且,上级不给我们那么多的弹药?结果我们打小日本,而他们却拍拍屁股跑了;否则,我们也不可能这么被动。”
    年子枫点点头,又开了一枪。
    甘声阅看着山坡中的日兵没动,有些奇怪地说道:“没打中?”
    年子枫看了一下,说道:“打中了。”
    甘声阅说道:“那怎么没有滚下山?”
浏览 (147) | 评论 (1) | 评分(5) | 支持(1) | 反对(0) | 发布人:于公谨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707)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14)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6557)


Copyright ©2008-2021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