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公谨:《 万山红遍》第一集:抗战第一枪(下)
作者:于公谨    发布于:2021-04-19 01:17:47    文字:【】【】【

  赵富贵大约是二十三四岁,个头有些矮,脸有些圆,眼睛很小;听了王泰的话,还是有些懵懵懂懂,问道:“什么是隐蔽物,你懂么?王泰?”
  王泰的个子有些细,脸有些粗壮;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声音很粗,对赵富贵很不客气地说道:“就是趴在地上。”
  赵富贵立即进行反驳,说道:“趴在地上?趴在地上肯定不对。”
  隐蔽在一块石头后面的甘声阅,握着手枪,神情有些不屑;大声地训斥着,说道:“你们真不是液般蹬笨。看见你们,活人都婚被您憋死。死人看了你们,也会从棺材里面跳出来踢你们一脚。”抬头看了一下,看到年子枫和刘占山在大摇大摆地走着,对侯军有些疑惑地问,“职导怨,连长和刘二愣子怎么不找隐蔽物?ケ
ァ 乱哄哄的人们,听到这句话,就像被使了陡身法,一动不动,一起看向年子枫和刘占山。而刘占山和年子枫对此毫无所觉,依旧说笑。
  侯緗略?沉吟,觉得不对劲儿,说道:“跟上。”
    战士们表现很冷?和?疑,但是?蔊芲譴八舌地回答:“是。”
    在侯军的带领下,跟了上去。
    甘声阅跑到侯军跟前,立正敬礼,一副正规军人的做派,说道:“报告。”
    侯军看着甘声阅,说道:“什么事,二排长?”
    甘声阅小心翼翼地看着年子枫的背影,低声说道:“我想提醒你,我们最好是小心一些,我们这些人是经不起风吹草动的。”
    侯军看着甘声阅,说道:“你是一个经历过长征的老战士?”
    甘声阅疑惑的眼神看着侯军,说道:“是。”
    侯军继续看着甘声阅,说道:“你对连长不信任?”
    甘声阅很小声,同时又很畏惧地看着年子枫的背影,说道:“很难信任。”
    侯军对甘声阅说道:“说实话,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我们现在是必须相信,因为他可是旅长亲自点名的。”
    甘声阅有些无奈地说道:“他就是一个土匪。”
    侯军有些同感地点点头,对甘声阅说道:“也差不多。但是,你不能说出来;否则连长是不可能会放过你的。”
    甘声阅低声说道:“是。”
    爆炸声依旧不断传来。
    侯军追上年子枫和刘占山,对年子枫说道:“连长,这枪声怎么老是这样?都响了老半天了,怎么还没有看到人影?”
    年子枫斜睨了侯军一眼,见侯军手中依旧领着枪,不觉露出了笑意,说道:“指导员,你的警惕性很好嘛。”
    侯军并不理睬年子枫的话,而是坚持地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连长?”
    年子枫并没有搭茬,而是说道:“趴着舒服?”
    侯军脸红脖子粗地说道:“你·······”
    刘占山看着年子枫,插话说道:“连长,你真的当过土匪?”
    年子枫认真地说道:“那还有假?”
    刘占山这才说道:“怪不得。”对侯军说道,“指导员,山是有回音的,所以,听起来像是很近,但是,其实是很远的。”
    侯军才明白,说道:“是这样。”把枪关上保险,放进盒子里。
    年子枫回头,喊道:“甘声阅。”
    甘声阅迅速跑过来,说道:“到。”
    很多战士看到甘声阅跑动,也本能地随着跑过来。
    年子枫看着甘声阅,不客气地问道:“你不是老战士吗?怎么连这一点都不知道?”
    甘声阅脸有些红了,说道:“我经历的几乎都是在平地,不是山里,也和这样完全不同。”
    年子枫有些释然地说道:“是这样。”
    又听了一下爆炸声,和隐隐约约传来的枪声
    年子枫对刘占山说道:“他们向里跑。”
    刘占山听了一下,才说道:“我还是没有听出来。”
    年子枫很骄傲地说道:“你比我还是差了一些。”昂首向前走。
    刘占山继续说道:“我听到了枪声。”
    侯军一脸的茫然,看着前方。
    甘声阅看着侯军,说道:“这说明敌人正在靠近。”
    战士们立即乱成一团,或是就地趴下,或是撞在一起,或是推搡。只有几个人表现的很冷漠。
    侯军露出了疑问,说道:“还不戒备?”想伸手掏枪,却看到年子枫依旧向前走,犹豫一下,松开手,追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年子枫并没有理睬侯军,继续向前走。
    侯军愣在原地,看着年子枫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刘占山朝着年子枫的背影竖起了拇指:“厉害。”
    甘声阅爷不愿意和年子枫走在一起,落后几步,想了一下,有些迟疑地说道:“敌人离这里还很远。”
    刘占山说道:“最起码离这里还有四五里。”
    甘声阅低声嘀咕地说道:“别看是土匪,还真有一套。”
    侯军听到了,故意落后几步,和甘声阅走在一起,低声说道:“你还敢叫他土匪?”
    甘声阅脸色一僵,有些告饶地低声说道:“指导员······”
    侯军笑了,看着年子枫的背影,说道:“我也想骂。”说完,就加快脚步,追上年子枫,“连长,我们可不能放松警惕,敌人随时都有可能会扑过来。”
    年子枫说道:“你说的没错。”看着枪声响起的方向,“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去帮忙。”
    侯军很显然并没有听明白,说道:“什么?”
    年子枫解释地说道:“从枪声上判断,是一群人在追着另外一群人的后面打,追的人可能是鬼子。”
    侯军说道:“我知道了,但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这就去?”看了一下身后,“就这些人?”
    年子枫眼睛里面露出了笑意,朝后面看了一眼,说道:“没有信心?”
    侯军坦然承认,说道:“是的。”
    年子枫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还不错,知道我们的不足。”
    侯军并没有还击年子枫的冷嘲热讽,而是说道:“我也想支援,但是,我们这样是不可能去支援的。”
    年子枫脸色一整,说道:“我们必须去。”
    侯军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说道:“但是,我们这样无疑是添薪战术。”
    年子枫看着侯军,说道:“你不理解?”
    侯军不客气地说道:“不是理解,而是根本就不懂。”
    年子枫眼睛一翻,说道:“你是连长还是我是连长?”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这······有什么区别?”
    年子枫很不客气地说道:“仗,由我来打;思想工作,由你来做。你可不能越俎代庖,我们分工明确。”
    侯军并没有坚持自己的观点,而是有和稀泥的味道,说道:“好好好,我听你的。”还是有些担心回头看了一下战士们,“我们支援就快一点。”
    年子枫说道:“支援是要支援,首先要有一个有利的地形。”有些苦笑,“否则,不等我们支援,我们的战士就跑光了。”
    甘声阅追上来,对年子枫说道:“连长,听这枪声并不密集?”
    年子枫看着甘声阅,说道:“是的,很有可能是小鬼子只有十几个人。”

    中村依旧待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并没有看着日军的冲杀,也没有看着攻击,而是正在看着地图;而不远处的阵地上,依旧有着枪声,爆炸声,并不密集。
    从外面走了过来,对中村立正敬礼,说道:“报告,旅团长阁下。”
    中村依旧看着地图,并没有抬头头,口中对渡边说道:“渡边君,被我们包围的支那人还没有投降?”
    渡边有些遗憾地说道:“他们宁死不降。”
    中村抬起头,看着渡边,说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勇士。”
    渡边说道:“但是,他们的弹药几乎没有了。”
    中村赞许地说道:“你这一次判断的不错。”看着渡边,“你说说我们的对手。”
    渡边说道:“旅团长阁下,很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中村眼神闪过一丝讶异问道:“还有抵抗的人?”
    渡边说道:“在我们的包围里,有两只队伍。其中一个旅的是严繁旅。”
    中村看着渡边说道:“你说的是严繁吧?”
    渡边对中村说道:“严繁这个人我做了详细的了解。他是一个正直的中国军人,为卢全友所不容,在某种程度上说,他是一个中国军人的典范。热爱自己的国家,想要为自己的国家抛头颅洒鲜血,只是却遇到了猪队友;而且是专坑自己人的队友。”
    中村有些意外地说道:“很同情严繁?”
    渡边说道:“我觉得他的价值很大,是卢全友所不能比拟的。”
    中村想了一下,说道:“既然是这样,我们更应该让他投降。只有他投降了,我们才可以利用他的价值。”
    渡边立正,说道:“是,旅团长阁下,我想想办法。”
    中村看着渡边,说道:“可以答应他所提出的一切条件。”
    渡边看着中村说道:“一切条件?”
    中村很坑定地说道:“是的。”
    渡边看着中村,说道:“可是,这对我们是十分不利的。”
    中村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说道:“他们放下枪,一切都好说。”
    渡边有点疑惑,说道:“只要他们放下枪,剩下的就不是他们所能说了算的?”
    中村看着渡边,说道:“不错。放下了枪,就不是这些人说了算了。还有,如果严繁是聪明人,就不可能会提出条件。如果不是聪明人,他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
    中村立正,说道:“是。”
    中村看着渡边,说道:“还有一支部队是什么?”
    渡边下意识地看了前方阵地一眼,说道:“好像就是一个排长领着一些人,在做拼死抵抗。”
    中村也看着前方的阵地,说道:“如果他们只剩下几个人还是不肯投降的话,就放了他们。”
    渡边没有听明白中村的意思,说道:“为什么?”
    中村对渡边说道:“这是给我们士兵做出榜样;如果我们杀了他们,也无足以增加我们的功绩。”看着渡边,“你亲自执行。”

    枪炮声依旧在响。
    严繁和葛培山已经参入战斗,脸上已经被硝烟熏黑。
    炮弹不时爆炸在周围。
    葛培山大声对严繁说道:“旅座,这里太危险。”
    严繁并没有看着葛培山,说道:“你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我,而是整个战斗。”
    葛培山说道:“我们很多士兵都没有了弹药。”
    严繁看了士兵一眼,冷冷地说道:“那就上刺刀。”
    葛培山对严繁说道:“旅座······”
    严繁看了葛培山一眼,说道:“你不用再说了。”
    葛培山看着前方,说道:“旅座,梁宽仁他们的阵地还在战斗。”
    严繁对葛培山说道:“他们已经突围了。”
    葛培山对严繁说道:“我们也可以突围。”
    严繁对葛培山疏导:“你到现在还想着突围?”
    葛培山看着阵地,叹了口气,说道:“已经是不可能了。”
    严繁看着葛培山,说道:“你不想死?”
    葛培山对严繁说道:“我是觉得这样死了很不值得。”
    严繁对葛培山说道:“不值得?”
    葛培山有些泄气地说道:“如果我们有弹药,还能消灭更多的小鬼子。”
    严繁不客气说道:“这事情有些遥远了。如果需要突围,我们早就突围了。现在,我们除了与小日本拼死一搏,别无选择。”

    马上荣和几个士兵在战斗,几乎个个带伤,每个人的伤口都凌乱地包扎着绷带,都渗出血,而且受伤的位置不同。
    一个士兵看着阵地,对马上荣说道:“长官,我没有子弹了。”
    另一个士兵也对马上荣说道:“我也没有了,长官。”
    第三个士兵也对马上荣说道:“我也没有子弹了,长官。”
    其余几个也说了:“我也没有子弹了。”“我也没有了。”等等。
    第一个战士对马上荣说道:“我们怎么办,长官?”
    马上荣挨个地看着几个战士,然后对他们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宁死不做俘虏。”
    第一个战士立即响应,说道:“我也是。”
    第二个战士说道:“谁做俘虏谁是孬种。”
    第三个战士说道:“拼了。”
    其余的人也是这样的表情。
    第一个士兵看着马上荣,说道:“长官,我们一起生,一起死。”
    马上荣一声大笑,说道:“好,那我们就和鬼子拼了。上刺刀。”
    战士们上好刺刀。
    马上荣一跃而起,跳出战壕,端着刺刀,说道:“小日本,来啊,爷爷们在等着你们。”
  其余六个战士相互搀扶,也上了战壕,个个高举刺刀。

  在山间的小路上,年子枫不断看着地形,率领队伍依旧向前走着,速度并不快。
  侯军有些担心和兴奋,矛盾的表情挂在脸上;本来是想要询问年子枫,有犹豫着。
  甘声阅看出了侯军迟疑,说道:“连长在找埋伏的地方。”
  侯军说道:“再好的埋伏,也不可能打败日本人。他们是士兵,是受过训练的士兵,而我们这些人却不是,他们只是从家里出来的农民。”
  甘声阅说道:“很有可能,连长的打算是,使我们没有退路,逼迫我们每一个人都和鬼子拼死战斗。”
  侯军楞了一下,说道:“背水一战?”
  甘声阅说道:“什么是背水一战?”
  侯军张了张口,说道:“我一时也说不明白。”
  这时候,完全没有了爆炸声,而枪声并不密集,却越来越近。
  年子枫看上去很平静,但是眼神中闪过焦急,经过的地方,视线不是很敞亮,总是被树木或是石头所阻碍;直到拐了一个角,看到前面的一个很平坦的地方,下面则是有些陡峭的、有些光秃秃的山坡,而且旁边不远处是一些树木,不由眼睛一亮里面回头对侯军等人说道:“我们就埋伏在那里。”
  侯军很奇怪地看了一下,问道:“就这里?”
  年子枫看着侯军,说道:“是的。”
  侯军说道:“但是,这里也太过平坦了。”
  年子枫却说道:“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敌人一眼就看清我们所有了。”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你能看到下面?”
  侯军看了一下说道:“看不到。但是······”
  年子枫却不再理他,而是对战士们说道:“都过去趴下。快点。”
  赵富贵犹豫了一下。
  年子枫上去就是一脚,赵富贵一个趔趄。
  年子枫厉声地说道:“动作快点。”
  这时候,枪声越来越近,几乎就在脚下。
  这些战士,有的是双脚在打哆嗦,有的是勉强过去,有的是就站着这里动不了。
  刘占山看着侯军,说道:“指导员,连长说的对。”
  侯军看着刘占山,说道:“你说说看。”
  刘占山指了一下,说道:“指导员,凡是地势险恶的地方,都看不到上面,就像悬崖一样。”
  侯军看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看到子枫的行为,就喊,“连长······”
  甘声阅连忙阻止侯军,说道:“连长这是急了。”
  侯军对甘声阅说道:“即使再着急,也不可能打骂战士。”
  甘声阅说道:“如果他们再不趴下,就来不及了。”指了一下下面,“枪声越来越近。”
  侯军看了一下,说道:“敌人会来么?要知道,山里听起来的声音和平地不一样。”
  甘声阅很坦率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得问连长。”
  年子枫安排好,走了过来。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连长,敌人会来么?”
  年子枫说道:“枪声正向这里移动。”
  侯军说道:“可我听起来差不多。”
  刘占山对侯军说道:“山里的声音,如果是回音,就会发软,而且有些绵,但是如果是在跟前,那么声音就会发脆,而且,听起来很硬。”
  甘声阅有些不满意地说道:“什么软、绵、硬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年子枫不客气对甘声阅说道:“你把你那里的几条长枪拿来,我看看。”说着,就向前走去。
  侯军犹豫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同时掏出枪。
  刘占山想了一下也跟了上来。
  甘声阅领着几个有枪的人走在后面。他们带着军帽,或者是穿着灰色上衣,或是灰色裤子,并没有全套的衣服裤子。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我们为什么不迎头痛击?”
  年子枫回头看了一下那些战士,说道:“就这些人?”
  侯军有些自信地说道:“出其不意,总是会有些效果的。”
  年子枫有些不屑地说道:“即使出其不意,他们也和送死差不多。”
  侯军有些不满意地说道:“可你说支援。”
  年子枫说道:”支援可不是蛮干;如果自己搭进去,你就不是支援,而是愚蠢。”
  侯军有些怀疑地说道:“可你的安排······”
  年子枫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你都不懂?如果是距离够远,而且鬼子不是很多,那么我们就迎头痛击。”
  侯军楞了一下,说道:“迎头痛击?我们?”
  年子枫说道:“不可能吗?”
  侯军很不客气地否定,说道:“当然是不可能。”
  几个人来到了边缘,年子枫看了一下,才知道这只是一个山坡,而且是一个并不陡峭的山坡;还有,这个山坡是光秃秃的,从上向下看去,什么都是一清二楚;再就是,这个坡面很狭窄。
  年子枫仔细地审视着,口中回答着,说道:“有我就够了。”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就你一个人?”
  年子枫说道:“你以为呢?”
  甘声阅递过一支长枪,对年子枫说道:“连长,枪。”
  年子枫接过枪,看了一下,很不满意地对甘声阅说道:“我们的枪都是这样?”
  甘声阅说道:“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长枪了。”
  年子枫对甘声阅说道:“你传令下去,谁也不许开枪,都趴好就行。”又骂了一句,“这些臭官僚,就给我这么几发子弹,······枪都比人高贵。”对甘声阅,“我先留一支。”发着牢骚,“等我逮着机会,非得好好揍他们一顿。”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谁?旅长?黄政委?”
    年子枫说道:“除了他们还有谁?”
    侯军有些惊讶地看着年子枫,说道:“你敢揍他们?”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没少和他们动手。”
    侯军有些不相信地说道:“真的假的?”
  刘占山趁着年子枫和侯军说话的功夫,就来到了悬崖边上,向下看着,之间前面的一群人正在跑着,后面的一些人在追着。

  阵地上一片沉寂,日军并没有攻击;而严繁旅的士兵,依旧趴在阵地里。
  在严繁的身边,葛培山等人正在看着严繁。
  葛培山对严繁说道:“旅座,日本人说了,无论什么条件,他们都答应。”
  严繁很不客气地说到:“如果我们一旦放下枪,那么你觉得我们还会说了算?”
  葛培山对严繁说道:“我知道。但是,我们现在和放下枪有什么区别?枪里没有弹药,就和木头一样。日军过来,只需要一挺机枪,我们这些人就会被屠杀的干净。”
  严繁对葛培山说道:“这一点,我知道。这是我所犯的最大的错误。我不知道我们的弹药会这么快就被打光了。从一开始,卢全友这个混蛋就给我们设下了圈套,让我们根本就没有充足的弹药对小鬼子进行作战。”对葛培山等人鞠了一躬,“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和梁宽仁他们一起突围的。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但是,这正是我们报效国家的时候。”看着葛培山等人,目光如剑,“如果每一个人军人都和我们一样,没有子弹,就投降日本,那么这个国家就会不存在了。”
  葛培山却还是坚持地说道:“如果我们一旦有了弹药,那么我们也可以对小日本开枪。”
  严繁并没有同意,说道:“到时候,我们就会身不由己。”
  葛培山看着严繁,说道:“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
  严繁看着葛培山,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拼死一搏。”
  葛培山看着严繁,说道:“我们都可以死,但是儸旅鼯,你应该看看这些士兵。他们可能就会因为你的一句话,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严繁看着葛培山,说道:“是战斗,就必须有牺牲。”
    葛培山看着严繁,说道:“你说的没错。但是,这样白白牺牲,我们是很不值得的。还有,日本人根本就不会在乎我们的生命。北
0   严繁开始动摇,说道:“日本人怎么还会让我们投浇?」
?"  蛤遴山看着严繁,说道:“日本人在乎的是你,他们知道你是不可能撇下军队而独生的,所以,才会这么做。”
    严繁想了一下,对培俳等人说道:“日本人是想要利用我的影响力?”
 ? 竝培山对严繁说道:“你的正直和固执,在我们国民党革命军里是出了名的。日本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严繁对葛培山说道:“如果我投降,真的可以保住我们士兵的生命?”
    葛培山对严繁说道:“是的。”
    严繁想了一下,看着士兵的脸,有些稚气、有些是生机勃勃,不由叹了口气,挥了挥手。
    葛培山立正:“是。”

  马上荣和其余六个人相互扶持,端着刺刀,严阵以待。
  渡边在日本士兵簇拥下,走了过来。
    马上荣率领其余的六个士兵冷冷地看着。
    渡边用汉语说:“你们是真正的勇士。”
  马上荣对渡边说道:“你会说汉语?”
  渡边用汉语说道:“当然。”
  马上荣对渡边说道:“中国人并没有几个孬种。”
  渡边看着马上荣,用汉语说道:“今天,我看到太多的中国勇士。”
  马上荣看着渡边,说道:“你想说什么?”
  渡边用汉语说道:“你可以走了。”
  马上荣对渡边说道:“就我自己吗?”
  渡边用汉语说道:“是的。”
  马上荣对渡边比划和刺刀,说道:“我们拼个生死。”
  马上荣身边的国民党士兵对马上荣说道:“长官,你走,以后为我们报仇。”
  马上荣对士兵说道:“如果你们不走,我会独生?而且,你知道小日本按得什么心?我们也说过,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那个士兵说道:“是,长官。”
    他和其余的国民党士兵一样,眼光中露出浓浓的战意。
  渡边用汉语说道:“你很令人佩服。你们都可以走。”
  马上荣楞了一下,说道:“我们?”
  渡边用汉语说道:“是的,你和你的部下,都可以离开。刚才我是试探。”
  马上荣对渡边说道:“如果我自己走,那么我们都会死?”
  渡边并不否认,用汉语说道:“而且,我会很鄙视你们,鄙视你们中国人。但是,你没有。你们是令人佩服的中国人。”
  马上荣看着渡边,说道:“你们按得是什么心”
  渡边用汉语说道:“我并没有安什么心,就是让你们离开。”很显然,渡边会汉语,只是并没有理解马上荣这句话“你们按得是什么心”是什么意思。
  马上荣看着身边士兵,一时拿不定主意。
  身边的一个士兵对马上荣说道:“长官,我们也不知道日本人会不会是什么好心,但是,我们只能试一试。”
  马上荣看着这个士兵,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走走看?”
  那个士兵对马上荣说道:“想想看,长官。我们这几个人残兵败将,即使是想要拼死,又怎么拼?”
  马上荣看着这几个士兵,几乎个个身上带伤,说道:“你说的没错。”对渡边,“我们就信任你一回。”
  
  山坡下,梁宽仁和卜祖辉等人率领队伍被日本人追杀。
  山坡上,年子枫和侯军、刘占山等人从山上探出头,看着。
    年子枫对刘占山说道:“这么多人,就被这么几个日本人撵着打,丢人不丢人?”对刘占山,“占山,数一数,看看有多少鬼子。”
  刘占山对年子枫说道:“连长,我数过了,是三十五个小鬼子。”连长,我数过了,是三十五个小鬼子。
   山坡下。
    梁宽仁不时停下脚步,对国民党士兵不断催促,说道:“快,快,我们只要进了林子,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同时向山上指了一下;从他的位置上看,可以放心山上的林子。
  卜祖辉有些愤怒地骂道:“真他妈的憋屈。”
  梁宽仁对卜祖辉说道:“你应该带头,这么多人的性命,可不是开玩笑的。”
  卜祖辉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和日本人拼死一搏,也不愿意这么做。”
  梁宽仁对卜祖辉说道:“我也知道,但是,你我不是这支军队的普通士兵,而是两个负责任的人。”
  两个人都是手中拎着枪,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交谈。
    在他们的身后,日兵正在追击,不断开枪。
    领头的军曹大声呼喊,说道:“支那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胆小鬼。”
    日兵对军曹说道:“我们为什么不迅速消灭他们?”
    军曹有些不屑地说道:“我们是为了更好地戏弄他们,看着他们失望而死,是对我们这些帝国勇士最好的奖赏。”说着,开了一枪,“瞄准了打,最好是打在腿上,然后我们再把他们从肉体上消灭。”
  山坡上。
  侯军有些紧张,看着连珏,说道:“连长,怎么打?”
  年子枫对侯军有些恼火地说道:“你说怎么打?要枪没抢,要子弹没子弹,我打什么?”
  侯军还是态度很平和地说道:“但是,我们也不能只是这么看着,什么也不做?”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小鬼子就像是猫戏老鼠一样,不时地开一枪,却弄的他们这些中央军鸡飞狗跳的。我看着就难受,都是中国人但淑,我也是没有蕭么疤法,只能是堤他妹上来再说。”
    侯军才知道年子枫对他说话没有好气,是因为那楔国灭党的士兵。
    甘声阅也在看着,说道:“怎么回事?日本人看上去只是在走,而国民党他们却在跑,可距离并没有拉???
    年左枫狐不客气地说道:“因为是上山。”
    侯军有些不明白地说道:“上山?”
 !  碾子枫很肯定地说道:“上杉。“
    甘声阅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你的意思是说,因为上山,所以,跑和走差不多?”
    年子枫对甘声阅缩道z“上山怎么可能会跑的动?只能是走。你们看到过谁上山是在跑?白白加速消耗体力不说,而且,也比走快不了多少,甚至还没有走快。”指了一下山下,“你看小鬼子不紧不慢地,你以为小鬼子傻啊,他们就是为了这样消耗这些中央军的体力。”    侯军想了一下,才说道:“是这个道理。国民党这些人不知道吗?”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他们的心已乱了,所以注意不到。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日军是在戏弄他们,是在进行猎杀他们,就像猎杀猎物一样。”
    甘声阅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你怎么知道?”
    年子枫对甘声阅说道:“因为他们也很有血性。”
    甘声阅有些不袦地藭道:“国民党反动派,向来是您战您行,外战外行。”
    年子枫看着甘声阅一眼,说道:“这是偏见。并不都是这样。”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你说说看。”
    年子枫指着山下的国民党军队#?溃尽拔也恢滥忝亲⒁獾搅嗣挥校俊敝噶艘幌律狡孪拢澳忝强吹焦竦扯酉懊娴牧礁鼍伲俊?
    何军袉了一下,说道:“早就看到了(国明党橡来是如此,并不奇怪。”
    年子枫看浪侯奎一眼,说道:“你说的没错。中央军的传统,向来是有了好处,就是他们当官的,有了危险,就是他们士兵。这就往往形成了一种风气,就是国民党的官兵不一致,如果想要一致,就必须是军官冲锋在前。所以,往往是军官一旦战死,士兵就不知所措。”
    侯军肯定了年子枫说法,说道:“有道理。”
    年子枫继续说道:“但是,他们就不同了。他们身后的士兵,都是围在他们的周围,即使是逃跑,也是这样,生怕他们出现危险。所以, 我敢断定,他们和其他国民党军官不一样,是很得人心的。”
    甘声阅看着山下的国民党军队,说道:“还真是”   
    侯军于心奇怪地说道:“但是,这也不是他们跑在前头的理由。”
    年子枫说道:“如果他们不跑在前头,很有可能他们这些人就会被日本人所屠杀。”
    侯军立即进行反驳,说道:“这不可能。”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国民党的军队,是兵看着官的。他们不拼命跑,很有可能当兵的就不会感到危险。”
    甘声阅对年子枫说道:“但是,日兵就追在他们屁股后面。”
    年子枫继续说道;“所以,他们才会跑。否则,一松气,他们的士兵就没有力气再跑。”
    侯军露出奇怪的表情,说道:“打仗的学问这么多?”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打仗可不是学习,而是性命相博。”
    山坡下,梁宽仁和卜祖辉等人率队伍还在跑着。
    梁宽仁停下脚步,大声说道:“加快脚步,只要我们跑上山坡,进入林子,就安全了。”然后转身就跑。
    日军追在他们身后,有些从容不迫,不时停下来射击,而且是不断讥笑梁宽仁所率领的国民党军队。
    日兵看到山坡上的树木,对军曹说道:“那里有树林,怎么办?”
    弱军军厕看辽一眼,不屑地说道;他C绾躍锌赡芑料焉镆洿我谎晕颐黔幸穹N颐强梢韵鹚恰!?
    山坡上,侯军和甘声阅、年子枫等三人依旧在交谈,同时敬着战来越近的翚宽汝和卜祖辉等国民党官兵、以及僳们赏后的日军。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连长,我有些不明白。国民党看似很疲惫,而日军看上去很亢奋?”
    甘声阅有些不明白地问道:“指导员,什么是亢奋?”
    年子枫看了甘声阅一眼,说道:“以后再说,就是高兴的意思。也不会觉得累的意思。”扭头对侯军,“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我只说几个方面:第一,就是训练方面。国民党是很正规的军队,但是,和日本人相比,日本人所受的训练,才算是训练,而国民党就称不上训练。第二,国民党相互之间,派系林立,互不信任,同时是相互猜忌的;这就影响到士兵。如果是平常时候,就看不出来,但是,一到关键时候,就会暴露出来,而且是很致命的,就是他们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日本人如果一旦休息,就会把后背交给战友,全心全意地休息,心无杂念;而国民党则不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们每一个人只相信自己,不相信战友,所以,就没有可能会好好休息。第三,日本人的节奏掌握的很好,而国民党却按照日本人的节奏来做事情;日本人吃饭,他们才会吃饭;日本人休息,他们才会休息,日本人追他们,他们才会逃。”
    甘声阅对年子枫说道:“他们并没有掌握主动?”
    年子枫对甘声阅说道:“国民党只是被动地接受,从蒋介石到底层,都是这样,从来就没有主动性。如果是平常还可以,但是,如果是战争,就是致命的。”
    侯军看着年子枫说道:“也就是说,日军需要吃饭,我们就不能让他们吃饭;想要睡觉,我们就不能让他们睡觉?”
    年子枫看着山下的日军和国民党军队,说道:“就是这个意思。日本人必须按照我们给他们的节奏走。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会逃过危险,才会战胜敌人。”
    甘声阅对年子枫说道:“国民党这些人和日本人都是走了同样的路,但是,他们并没有日本人那样有秩序地进行休息、吃饭,所以,他们才会比日本人疲惫上几倍?”
    年子枫说道:“对,就是这样。”
    侯军对年子枫说道:“我们占据有利的地形,小鬼子会上来吗?”
    年子枫对侯军说道:“小鬼子知道我们来了吗?”
    侯军有些糊涂,问道:“:我说的可能是有些不明白。我说的是,国民党这些败兵,比小鬼子先到这里?”
    年子枫说道:“我知道。”
    侯军继续问道:“如果他们在这里设下埋伏,小鬼子怎么可能会过来?”
    年子枫瞅了侯军一眼,说道:“你以为小鬼子傻啊。”
    侯军看着年子枫,说道:“这么说,小鬼子不会过来?”
    年子枫看着山下的日兵说道:“小鬼子过来是肯定的。”
    侯军瞅了年子枫一眼,说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年子枫看着侯军,说道:“我在说,小鬼子已经算到了国民党的败兵不可能在这里设下埋伏的。”
    侯军看了年子枫一眼,说道:“我还是不明白。”
    年子枫看着侯军说道:“因为国民党的士兵已经丧胆,失去了作战的勇气。”

    日兵在警戒,也可以看到日兵在打扫战场。
    中村从临时指挥所走出来,站在前面,看着阵地;渡边走过来,对中村立正敬礼,说道:“报告旅团长。”
    中村淡淡地看着渡边,说道:“你看到那几个支那勇士?”
    渡边看着中村,说道:“是的,旅团长。他们才是真正的勇士。”
    中村抬眼看着阵地,说道:“他们个个带伤?”
    渡边看着中村,说道:“是的。你怎么知道?”
    中村淡淡地说道:“我猜的。”
    渡边箛敬跌对掷村衰道:“如果支那多几个这样的中国人,那么,我苗大弱睘皇拒将在中国寸步难行。”
    中村很随意地看了渡边一眼,说道:“但是,中国这么大,这样的人才就这么几个,我不得不说,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也是我们长驱直入、迟迟没有遇到反抗的原因。”
    渡边躬身为礼,说道:“是。岜
`   中村看着渡边,说道:“你也害怕这样的勇士,渡边君?”
    渡边并不讳言,坦?承萇,说道:“难道你不害怕?”旋即立正,“请原谅我的无理,旅团长阁掀。〉
    中村不以为意说道:“你说的并没错,我也害怕。”自言自语,“这奄的勇士,又有谁是不害怕?”
    渡边没有言语。
    中村转头看着阵地,对渡边问道:“严繁怎么样?”
    渡边对中村说道:“他和他的部下已经放下了枪。”
    中村有些失望,也有些如释重负,说道:“是这样。”
    渡边对中村说道:“他不像是一个勇士。”
    中村对渡边很不客气地说道:“他是一个勇士。”
    渡边看着中村,说道:“旅团长,我不明白。”
    中村严肃地说道:“严繁和你所见到的勇士,他们并没有区别。因为他们都是有血性的中国人。”
    渡边不以为意地说道:“但是,严繁却投降了。”
    中村对渡边继续说道:“严繁并没有投降。”
    渡边对中村说法并不认同,说道:“没有投降?”
    中村看着渡边,说道:“严繁他们是放下枪,而不是投降。”
    渡边不以为意地说道:“只是名义上的差距。”
    中村对渡边说道:“虽然是名义,但是也说明了严繁这个人的个性。如果严繁是一个人,那么我不会怀疑,他也会像那几个勇士一样。”
    渡边还是坚持自己的理由,说道:“但是,他毕竟是放下了枪。”
    中村很无奈地说道:“因为严繁是旅长。”
    渡边不以为意地说道:“这和职务并没有什么关系。”
    中村对渡边说道:“有很大的关系。”
    渡边对中村说道:“很大的关系?”想了一下,不确定地看着中村,“他必须为整个旅负责。”
    中村说道:“是。”
    在乡村的小路上,马上荣等人相互扶持,向前走着。
    身边的士兵对马上荣马上荣说道:“长官,我们就这么活下来了?”
    马上荣看着他,说道:“是的。我们就这么活了下来。”
    身边的士兵眼神变得茫然,有些不知所措,说道:“我们怎么办?”
    马上荣实话实说,并没有什么隐瞒,说道:“我也不知道。”
    另一个士兵对马上荣说道:“只要能打鬼子就行。”
    马上荣深以为然地说道:“我知道。”
    身边的士兵对马上荣说道:“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去找我们自己的队伍,是不可能的。”
    另一个士兵看着这个士兵,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身边的第三个战士说道:“我们的归路,早被日本人封死了。而且,即使我们能过去,可是鬼知道他们跑到了那里。”
    马上荣说道:“你说的没错。就算我们能够活着回去,那么,我们是怎么从战场上脱身的,是说不清楚的。”
    身边的士兵对马上荣问道:“长官,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上荣眼神里面露出了很多的无奈,说道:“卢长官对梁长官是很不满意的,因为卢长官为了掩护严长官而没有执行卢长官的命令,所以,我们如果回到卢长官那里,很有可能会给梁长官带来麻烦。”
    身边的士兵顿时感觉到手足无措,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其余几个士兵也看着马上荣。
    马上荣看着附近的地形,对几个士兵说道:“我听说共产党的队伍会来。”
    身边的士兵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他们怎么会来?”
    第二个士兵对马上荣说道:“他们不是共产共妻吗?”
    第三个士兵有些不屑地说道:“当官的话,你也能信?”
    马上荣看着他们,说道:“他们是和我们不同,他们就不会投降或是逃跑。”
    身边的士兵松了一口气,说道:“这还差不多。最起码,可以打小鬼子,而不是让小鬼子横行霸道。”
    第二个士兵对马上荣说道:“如果他们不来,我们就自己上山当土匪,继续打鬼子。”
    马上荣说道:“他们会不会来我不知道,只能是希望他们来。”看着几个士兵的伤口,“在这之前,我们首先必须休息,最好是找一个医生,否则我们很有可能会感染致死,不等日本人来,我们就会自己死掉,更不用说当土匪。”
    年子枫和侯军、刘占山、甘声阅等人依旧在看着山坡下,而他们的后面,就是战士们在地上趴着。
    山坡下,梁宽仁和卜祖辉几乎已经跑到了年子枫他们等人的眼皮子底下。
    侯军指了一下山下,说道:“连长,你看。”
    年子枫顺着侯军的眼光望去。
    山坡下,日本士兵正在追着梁宽仁和卜祖辉等人的日兵,他们本是依旧不时瞄准开枪,恰好击中一个国民党士兵。
    那个国民党士兵倒在地上,没有喊,只是看看梁宽仁和卜祖辉等人的身影,眼神中满是绝望,然后看着日兵。
    日兵追上来,对那个国民党士兵刺了一刀。
    国民党士兵并没有发出声音,然后就被日兵踢倒,同时体内的刺刀拔出。
    周围的日兵,看着国民党士兵的死体,发出笑声。
    山坡上。
    侯军说道:“我忍不了。”同时,拔出枪。
    年子枫看着侯军,有些不以为意地说道:“你打死几个?小不忍则乱大谋,你都不知道?还是读书人。”
    甘声阅则是称赞地说道:“好汉子。”
    年子枫瞥了一眼一眼甘声阅,说道:“什么好汉子?不知道就别瞎说。”
    甘声阅有些奇怪地对年子枫说道:“我说的不对?他临死都不肯发出喊声,是担心牵连战友。”
    年子枫对甘声阅说道:“他是绝望,所以,才会这样。”
    甘声阅有些不相信地说道:“绝望?”
    年子枫不容置疑地说道:“是的。他没有喊,可能是为了照顾同伴,但是,不可能没有别的动作。如果是你,第一时间,你会张开口,也会伸出手。但是,这个人没有,所以,哀莫大于心死。他的心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会感到疼痛?”
    刘占山对年子枫说道:“连长,他们上来了。”
  年子枫看了眼一边跑一边不时向后看的梁宽仁,已经跑到他的面前,依旧没有发现他,不由有些生气,对梁宽仁说道:“兄弟。”
  梁宽仁楞了一下,看到是年子枫,先是一脸的惊喜,随后看到趴在地上的八路军战士,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不由一脸鄙夷,但还是保持着一个军人的作风,立正、敬礼,说道:“国民革命军······”
  年子枫摆摆手,让梁宽仁没有这么多的礼貌,说道:“兄弟,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们七十多个人,又经过训练的,怎么被只有你们一半的小鬼子追杀?而且还是撵着打,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梁宽仁有些惭愧地说道:“小鬼子的枪法太准。”
  年子枫有些不屑地说道:“小鬼子是爹生妈养的,而你们是爹养妈生的?”
  卜祖辉等人也先后跑上来,看到年子枫等人,都是一脸的惊喜,随后就是很失望。这时听到年子枫的话,有些生气。
    卜祖辉看着年子枫,说道:“我们可不是强调原因,这是有理由的。”
  年子枫根本就不听卜祖辉的说法,说道:“说什么都没用,差劲就是差劲。”
   卜祖辉脖子一梗,说道:“我们差劲,还敢和日本人一搏,而你们只能躲在这里。”
  梁宽仁对卜祖辉说道:“祖辉,不能这么说。”
   年子枫对梁宽仁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他说的并没有错。”对卜祖辉,“要不我来?”同时,拿起一支破枪,对日兵比划了一下,这可是抗日第一枪。
    卜祖辉和梁宽仁、侯军、甘声阅等人看着山下的日兵,也看看年子枫。
    子弹飞出枪口的时候,戛然而止。

浏览 (362) | 评论 (1) | 评分(5) | 支持(1) | 反对(0) | 发布人:于公谨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707)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14)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6557)


Copyright ©2008-2021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