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溪:谷国进《神仙谱》第106回
作者:谷国进    发布于:2018-12-21 20:43:18    文字:【】【】【
摘要:谷国进,笔名:谷溪,网络作者。己发表诸多作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神仙谱》。 《神仙谱》是一部玄幻仙侠小说,主要讲: 追溯远古历史,述说神仙根源。中国神仙谱系列是怎样形成的?中国第一代的男神女仙们究竟有那些?   本书中有详细介绍,以第一回做引子,概述了有关信奉、祭祀和宗教等方面的知识;并以女娲和九天玄女为主线,故事也慢慢地展现、延伸开来……
    第一百零六回 共工头触不周山(三)

     颛(zhuān)顼()被共工追杀得走头无路,绝无喘息之机,无奈,他命众人急渡旬河,悄然隐身于对岸的密林之中,并派人暗中监视共工动静。
  而共工万万没有料到,颛顼众干人等会瞬间渡过河去,并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他自认为颛顼等人一定顺河沿向北逃窜,于是便向上追去。
  颛顼闻报长舒了口气,终于躲过了共工地追杀,他们这才在丛林中安顿下来。
  颛顼看着众将狼狈之状,心里好不悲哀。
  令他百思不解的是:共工因何刀枪不入?难道他施展了什么法术?还是他有什么法宝护身?
  于是,他向老国相问道:“风后先生见多识广,孔壬施展了什么邪术护体?为何利器伤他不得?”
  风后道:“这些问题,老臣也思考已久,共工定有护甲在身,所以不惧利刃刺击。”
  力牧说道:“他虽有宝物护体,但未必无隙可击。只是众将未加留意罢了。世间万物皆无完体,一定会有疏漏之处,再与他交手时,众将务必留意观察,看他重点保护身体某个部位,那里必定是他的死穴,看准之后,趁虚而入,攻其不备,方可有取胜之机会。”
  力牧之言,着实提醒了大家,俱都觉得有理。
  王善道:“先生所言,倒使我想起了与共工交手时,他只管拼命搏杀,却从不护其身体,只有攻击他的面部和头部时,他才奋力遮挡。由此可见,正如先生所说,他之缺漏之处定在首部,不知正确与否?”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众人纷纷议论,俱都认为王善分析的不无道理。
  稍后,颛顼对大家说道:“既知此理,以图胜他。”
  于是,便与众人一同商量对策。最终敲定,由伍胥使金钩专攻共工腰部,老将先常用长鞭专攻其腿部,引他顾及下方,留下头部空当,这时,由老将大鸿和王善各持长枪伺机猛击共工首部。
  只因方相和韦琨至今下落不明,只好颛顼亲持长剑以填补众将缺口。
  且说,一切布置妥当,单等与共工再战,众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忽然,从空中飘下一朵祥云来,众人见了吃惊不小,忙行跪拜大礼。
  颛顼道:“颛顼拜见圣母圣尊。”
  来者正是九天玄女。
  只见她落定尘埃,轻轻招手言道:“汝等起身搭话。”
  颛顼站起身来,依然弓身问道:“圣母有何指教?”
  九天玄女说道:“你与共工氏分争之事,上苍皆知内情,本宫今番特来赠你一件宝物,你看……”
  九天玄女将凤簪交予了颛顼,讲道:“此乃金母所赐,它既能克柔又能克刚,你再与孔壬交手时,可将它祭放空中,念动法咒,它会助你降住孔壬。颛顼附耳过来。”
  九天玄女把凤簪的秘咒教予了颛顼,尔后叮嘱道:“降住孔壬后,只要他永不扰世,便不要伤他性命,切记。此处我不宜久留,望尔等好自为之。”玄女道罢,驾云而去。
  颛顼感谢上天恩惠,他将凤簪高高举起,仰望苍穹,念道:“苍天有眼!我颛顼若度过了此劫,我定将重振华夏,决不负皇天隆恩!”
  众人同声拜道:“天恩浩荡!”
  且说次日,颛顼率部出了丛林,意与共工决一了断。
  如今他有凤簪在手,又有众人商量的对策,他决心再与共工较量一番。
  他们过了河,顺河沿北上寻找共工。正巧共工回返,双方照面。
  共工一见颛顼自动送上门来,一阵狂笑,他道:“颛顼小儿!我看你这次再往哪里逃跑?若识时务,束手就擒,否则定叫你毙命于石鞭之下。”
  颛顼冷笑一声道:“你休出狂言,朕奉劝你,今日悔过还来得及,你我仍旧可以携手共创天下福祉,倘若一再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共工怎听得这些?一时间暴跳如雷,执鞭杀了过来。
  众将也不含糊,按照既定战法,分上中下三路攻击共工各个部位。
  此次众将刚一出手,就使共工吃惊不小,老将大鸿和王善二人一直猛攻他的头部,逼得他连连后退。
  他觉得这次众将是有备而,务必小心。
  颛顼等人看得清楚,这种战法十分奏效,众人抖擞精神,更加全力攻击。
  共工也不甘示弱,他自持有法宝护体,小心遮挡住头部不遭伤害,只管奋力拼搏。
  大鸿与王善再也找不到攻取他头部的机会了,一个时辰过后,众将渐渐又处于下风。
  颛顼心想:若久战不下,恐怕又吃大亏。他跳出圈外,迅速掏出凤簪举在手中,口中阵阵有词。
  突然,他将凤簪祭向空中,只见那凤簪忽得闪亮,飘在了当空,星星点点放射出万道光芒,继而变化成了一只硕大金凤,鸣叫了几声,拖着长长的尾巴,扇动着翅膀,张开利爪直奔共工抓来。
  共工战得正欢,忽见一物扑面而来,急忙想用石鞭抵挡,可为时已晚,那金凤用利爪死死抓住了共工的头,他再也无法反抗,众人见状一拥而上,王善怒火中烧,他照准共工面部举枪要刺。
  突然空中一阵锣铃震响,紧接着有人空中喊道:“且慢动手,请手下留情!”
  原来是鸿钧道祖身坐麒麟飘然而至,他来到颛顼面前,手打稽首称道:“无量天尊!罪过,罪过。”
  颛顼还礼道:“敢问圣尊有何指教?”
  道祖言道:“天下之祸乱,皆因我之过错;国君之损害,也因我之失职。贫道实在惭愧。”
  颛顼不解地问道:“圣尊何出此言?共工之罪,岂能怪在圣尊头上?”
  道祖道:“国君有所不知,孔壬身上那件宝物乃是我之物也,是贫道那不肖次徒偷偷送予了孔壬,导致国君与天下百姓遭此大难,真是罪过。”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共工身上法宝乃是道祖之物,难怪不容易对付。
  鸿钧道人看一眼共工,又道:“贫道有一事相求,万望国君恩准。”
  颛顼道:“有事请圣尊吩咐就是。”
  “共工虽然罪大恶极,但念他半生有功于天下,恳请国君放他一条生路,贫道将其收于门下,让其修身养性,自行悔过,不知可否?”道祖之言,使颛顼想起了玄女圣母临别时,也曾叮嘱不要伤了共工性命,他岂敢违了圣意。
  他当下应允道:“圣尊慈悲,孔壬若能改恶从善,颛顼之不得。”
  于是,他命众将收了利刃,并将金凤召回。共工见状,猛地跳起来举鞭砸向颛顼。
  只见鸿钧道祖一甩拂尘,口中念道:“合!”
  再看共工,居然死死地钉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是被“护身甲”紧紧缠裹住了。
  道祖对其言道:“你死到临头仍不思悔悟!我既在国君面前保下你的性命,我仍然再给你指三条道路任你挑选。第一条是,留在凡间,重新做人,随从国君建功立业,从此不再有恶念,否则,你将死于非命;第二条是,皈依贫道门下,从此改恶从善、弘扬道法,日后得成正果;另外一条是,从此归隐,永世不得返回凡尘,否则,亦是死路一条。”
  说话间,鸿钧道祖一张手,一道金光从共工身上飞出,直接落入道祖手中,他收了“护身甲”顺手揣入了怀里。
  共工被解困,顿觉身体轻松,他向鸿钧道祖拱手礼道:“多谢圣尊不杀之恩,我愿隐居幽冥谷,从此永不涉足凡间之事。”道罢,他头不回地迈开大步,向深山丛林中走去。
  鸿钧道祖望着共工的影,见他一直消失在群山峻岭之中。“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不可教也。”
  道祖摇摇头,转过脸向颛顼笑道:“人称国君宽宏大度,宅心仁厚,这次贫道亲眼所见,实在佩服。贫道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颛顼弓身礼道:“恭送圣尊,圣尊一路走好。”锣铃声声,由近渐远。
  且说共工决意归隐,正因他性格所致。鸿钧所指三条道路,只有隐居适合他,按他的性格怎会屈从于他人篱下?
  正是让他选择了归隐这条路,活该酿成一场灭顶之灾,这就是天意,定数所在!
  这天,共工一路向幽冥谷走来,途中又饥又渴,路过小镇时,讨了些酒喝,因心里烦恼,不胜酒力,他精神恍惚,东倒西歪地向前赶路。
  时至黄昏,不觉中偏偏来到了不周山下,这山乃是当初盘古老祖撑天之柱。
  此时,他在山脚下沉沉欲睡,努力睁着眼睛继续前行。
  矇眬中猛然抬头,忽见前面站着一个巨人,直冲云霄,挡住了他的去路,他拭目观看,却见这巨人竟是颛顼。
  他不禁又气又恼,愤然喊道:“我是被你战败了,但我心里不服!你挡我去路,妄想斩尽杀绝不成?来吧!”
  尽管他声嘶力竭地叫喊,那巨人仍然纹丝不动,对他不理不睬。
  他恼羞成怒地继续叫道:“你赶快滚开!不然我与你同归于尽……”
  共工不慎,一跤摔倒在地。等他从地上慢慢爬起来之后,再看,他居然变化成了一头巨型青牛,只见这青牛两眼放射着凶光,犄角直直竖起,呼呼喘着粗气,四蹄乱踏乱蹬,卯足了浑身力气,使劲往前直奔巨人“颛顼”撞去。
  “轰隆”一声巨响,真是惊天动地。
  瞬时间,火花四溅,飞沙走石,地动天摇,山崩地裂……!正是:
  莫道仙灵知事多,
  天塌地陷怎算得?
  不见尊神能阻挡,
  草毡人泣无奈何!
浏览 (4309)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32) | 反对(0) | 发布人:谷国进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推荐文章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1745)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215)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16575)


Copyright ©2008-2024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