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刚:回心院(十首)萧观音
作者:王刚    发布于:2018-12-18 00:43:17    文字:【】【】【
摘要:回心院作为一个词牌,是由萧观音自创。单调,六句,二十八字,有平韵,仄韵二体,以各词首句“扫深殿”、“拂象床”等末字平仄而定。
回心院(十首)萧观音
其一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
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
扫深殿,待君宴。
其二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
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
拂象床,待君王。
其三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
为是秋来展转多,理有双双泪痕渗。
换香枕,待君寝。
其四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
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袂。
铺翠被,待君睡。
其五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
解却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
装绣帐,待君贶。
其六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
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
叠锦茵,待君临。
其七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
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
展瑶席,待君息。
其八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
偏是君来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
剔银灯,待君行。
其九
蒸熏炉,能将孤闷苏。
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
蒸熏炉,待君娱。
其十
张鸣筝,恰恰语娇莺。
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
张鸣筝,待君听。

       萧观音(1040年—1075年),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第一任皇后,父亲萧惠(辽兴宗母亲萧耨斤的弟弟),辽代著名女诗人。相貌颖慧秀逸,娇艳动人,个性内向纤柔,很有才华,常常自制歌词,精通诗词、音律,善于谈论。她弹得一手好琵琶,称为当时第一。也有诗作,被辽道宗誉为女中才子。
       重熙年间,被燕赵国王耶律洪基纳为妃,生太子耶律濬。1055年(清宁元年)十二月立为皇后,尊号懿德皇后。由于谏猎秋山被皇帝疏远,作《回心院》词十首。1075年(大康元年)十一月,契丹宰相耶律乙辛、汉宰相张孝杰、宫婢单登、教坊朱顶鹤等人向辽道宗进《十香词》诬陷萧后和伶官赵惟一私通。萧观音被道宗赐死,其尸送回萧家。1101年(乾统元年)六月,天祚帝追谥祖母为宣懿皇后,葬于庆陵。

词作鉴赏:
       萧观音,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皇后,工书能诗,善弹筝、琵琶,能自制歌词,甚得辽道宗宠爱。但后因辽道宗荒于时政,溺于游猎,萧后讽诗切谏,因而被疏失宠。为感君恩,遂作《回心院》词十首,后被收于辽王鼎所作《楚椒录》。

第一个特点:
       这十首词,几乎是同一格调,都是以日常生活的细节——从宴寝欢娱诸方面,联章铺叙,反复咏叹,使十首词不可分割,组成一个完整统一的整体。十词中心明确,意向归一,即希望能重获宠幸。其中反映心情之迫切,失宠之寂寞苦闷,情感非常细腻,表达也极其婉转。在每词的首句所提“深殿,象床,香枕,翠被”等无一不能掠起女主人公相思之情。女主人公费尽心思:扫深殿,拂象床,换香枕,张呜筝等等,为什么呢?却原来只为待“君”。词句不惜笔墨联章铺叙,反复咏叹,把一个被君所弃,为爱所困那种缠绵悱恻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可称是词的第一大特点。

第二个特点:
       是表现手法细腻,描写手段之高明。第一首表现了女主人公由于被弃,心情索然,终日苦闷,无心打扫殿堂,以致游丝网成堆,青苔厚阶面,一座富丽豪华的殿堂却成了荒凉幽暗的世界。但女主人公着意点显然不仅仅是表现自己凄苦哀愁,而是借此来打动“君王”,“扫深殿,符君宴”。此后九首词基调与此一致,都是通过描写女主人公的所作所想,用来感动君恩复返。词中用词达意十分巧妙。如第一首形容殿用“深”、“暗”二字,使荒凉之景顿现,凄苦之情顿生。又如第二首中,象风却“半边卧”,第三首中,香枕边“一半”无云锦,第四首中鸳鸯对却被“羞杀”,用美好的事物与不幸的现实相对照,使人印象极为深刻。写当时情景之苦,所用动词传词达意也极其生动。如象床之上不言君王未临半床空,而言“敲坏半边知妾卧”,一个敲字表现急切的心情,以至象牙床都被敲坏。又如在香枕旁边不言女主人公泪眼如雨,愁肠满腹,而言“双双泪痕渗”,一个渗字又包含了多少女主人公长夜难眠,孤枕而泣的情感。

第三个特点:
       是情感凄丽哀婉,感情的复杂多变象是在不禁意中流露。一面是“游丝络网尘作堆”的愁量,而另一方面却有“扫深殿,待君宴”的美好期望。一方面明知“银灯一样明”,偏偏又说“偏是君来生彩晕”,使女主人公的被君遗弃时的苦闷愁怨与对重获君恩的希冀同时表现出来,使女主人公一颗纯正的爱心,为爱所痴,所迷,所困的情景跃然纸上。
十词虽语句较长,但词意鲜明,情感动人,是辽词中并不多见的佳品。

人物生平:
       萧观音,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第一任皇后。父萧惠为辽兴宗母亲萧耨斤的弟弟。萧观音爱好音乐,善琵琶,工诗,能自制歌词。曾作《伏虎林应制》诗、《君臣同志华夷同风应制》诗等,被道宗誉为女中才子。重熙(1032年~1055年)年间,被燕赵国王耶律洪基纳为妃,生三位公主:耶律撒葛只、耶律纠里和耶律特里,一位太子耶律浚(有的史料又作耶律濬)。清宁元年(1055年)十二月立为皇后,尊号懿德皇后。
       皇太叔耶律重元妻,艳冶自矜,萧观音告诫她说:“为贵家妇,何必如此!”后来,由于谏猎秋山被皇帝疏远,作《回心院》词十首,抒发幽怨怅惘之情。《回心院》情致缠绵,萧观音叫宫廷乐师赵惟一谱上音乐。赵惟一殚精虑智,把《回心院词》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支玉笛,一曲琵琶,萧观音与赵惟一丝一竹相合,每每使听的人怦然心动,后宫盛传她两人情投意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又利用那纷纷谣琢,恶意中伤,有意陷害萧观音桥。1075年(太康元年)被张孝杰与耶律乙辛诬陷与赵唯一私通处死。

文化修养:
       萧观音自幼能诵诗,旁及经书、子书。长大后,容貌端庄秀丽,为萧氏诸女之冠。萧观音工诗,喜书,善谈论,并能自制歌词,好弹筝,尤善琵琶。  
       萧观音的传世作品虽然只有15首,但她却是在中国女性文学史上排得上位,在契丹诸诗人中公认的第一人。  
萧观音深受中原汉文化熏陶,具有很高的汉文化素养。一次,萧观音从行道宗秋猎,到了一个名叫伏虎林的地方,受命赋诗曰:“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那叫猛虎不投降。”萧观音还有《君臣同志华夷同风应制》诗,诗曰:“虞廷开盛轨,王会合奇琛。到处承天意,皆同捧日心。文章通谷蠡,声教薄鸡林。大宇看交泰,应知无古今。”这两首诗虽为应制唱和之作,却慷慨豪迈,大气磅礴,表现了北方女性粗犷豪放的性格。 [4]  在萧观音的所有作品中,这十首《回心院》词流传最广,徐釚的《词苑丛谈》、徐诚庵的《词律拾遗》、况周颐的《蕙风词话》、钟惺的《名媛诗归》、陆昶的《历朝名媛诗词》中均有收入、评析。 

偷情冤案:
背景:
      1075年(太康元年)皇太子参预朝政,法度修明。耶律乙辛图谋萧皇后和太子的心情益切,得知单登记恨皇后,便同她串通一气,谋害萧观音。 
单登的宫女本来是耶律重元家的婢女,她也会弹筝。耶律洪基曾经召她弹奏,可能也想宠幸她,萧观音说:“她是叛臣的婢女,难保她不会像春秋时的豫让那样为主报仇”(当然这里不排除萧观音有吃醋的私心),于是耶律洪基就没有过于亲近她。没入宫中,也善弹筝与琵琶。她每与赵惟一争能,却不被见用,单登本是一个精于音律的宫女,经比试后败给了赵惟一,但她却认为自己并不是输在技艺不如人,而是输在皇后对赵惟一的偏心上。单登经常向妹妹清子发牢骚,恰好她的妹妹清子又是耶律乙辛的情妇,自然很快就到了耶律乙辛知晓。
过程:
       耶律乙辛命人写成粗俗、淫秽的《十香词》,由单登诓萧观音说,这是宋国“忒里蹇”(皇后)所作,请皇后“御书”。如此,可称词、书“二绝”。萧观音不知是计,为其手书后,又书写自己所作七言绝句《怀古》一首,诗曰:“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君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耶律乙辛借题发挥,命单登据以指控赵惟一与皇后私通。道宗轻信谗言,以“铁骨朵”击萧皇后,几至殒命。道宗又派参知政事张孝杰与耶律乙辛鞫审此案。二人对萧观音施以酷刑。耶律乙辛对赵惟一施加钉子钉、炭火烤等种种酷刑,又捕风捉影把教坊艺人高长命抓来,严刑拷打,两人都屈打成招。然后张孝杰奏报说,《怀古》诗“宫中只数赵家妆”、“惟有知情一片月”两句中,含“赵惟一”三字。于是,道宗敕萧皇后自尽。萧观音自尽前,想见道宗最后一面,也未获准,遂作《绝命词》一首,饮恨而逝。
       根据耶律乙辛的《奏懿德皇后私伶官疏》描述的萧观音与赵唯一偷情的过程:
大康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根据外直别院宫婢单登以及教坊朱顶鹤供认,本坊伶官赵惟一与本坊入内承直(官名)高长命私自来往,因为弹得一手好琵琶,得到召见入内,于是仗恃得到皇后的恩宠胡作非为冒犯明令禁止的法礼,计划伺候懿德皇后御前,疏忽于咸雍六年九月,皇后驾临木叶山,赵惟一公称有懿德皇后旨,将他召入弹筝。当时皇后将御制《回心院》曲十首,令赵惟一作调。
       从早晨到晚后,调成,皇后向帘下看,随即隔着帘子与赵唯一对弹。到了晚上,命令点亮烛火,传命令赵唯一脱掉官服,身着绿巾、金抹额、窄袖紫罗衫、珠带乌靴。皇后穿着紫金百凤衫、杏黄金缕裙、头戴百宝花簪、脚穿红凤花靴,令赵唯一重新搁置内帐,对弹琵琶。
两人之后用酒对饮,一会饮酒一会弹琴,一直到院鼓敲了三下,命令内侍出帐,当时是单登值帐,没有听到帐内弹琴饮酒声,反而听见笑声。于是单登偷偷地从帐外偷听。听见皇后说:“可以封你做郎君”。赵唯一低声说:“奴才虽然健硕,但只不过是小蛇,自然敌不过可汗的真龙。”皇后说;“虽为小猛蛇 却赛过真懒龙。”此后只听见 “惺惺若小儿梦中啼而已”。
院鼓敲了第四下,皇后令单登揭帐,说:“赵惟一酒醉不省人事,替我叫醒他。”单登叫了很多遍才醒,于是起身告辞,皇后赐给金帛一箧,赵唯一谢恩而出,其后虽然皇后随时召见,但赵唯一不敢入帐。
皇后非常想念他,所以作《十香词》赐给赵唯一。 
后赵唯一在朱顶鹤面前炫耀《十香词》,朱顶鹤夺其词,后与单登惧怕连坐找到耶律乙辛,乞求耶律乙辛代为转奏。
       这个历史名案,历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完全是耶律乙辛的阴谋构陷,萧观音是被冤枉的;也有人认为萧观音确实与伶官赵惟一有私情,只是不幸地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当时的契丹虽然已经是正在汉化中的民族,但在道德观念方面,特别是对两性交往方面远远没有中原王朝控制得那样严,像萧观音这样公然把男性伶官召进寝宫弹琴的事情,这在中原是不可想象的。在没有太多道德束缚的情况下,失宠的皇后爱上多才多艺的伶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过这种事情即使发生了,以契丹的习俗,萧观音也不致于赔上一条性命。涿州人王鼎将萧观音冤案的详细情形写进《焚椒录》中,并将当时的奏折、诗词全部收录进去,极力为萧观音鸣不平、道冤情,他认为萧观音取祸的原因为“好音乐,与能诗善书耳”。假如她不作《回心院》,也就不会有《十香词》一事;假如她不善书,也不会一时技痒而为单登手书艳词,而《怀古》诗的巧合则是难以解释的巧合。
 
史料记载:
       辽道宗后萧氏,讳观音。生于名门,性温良敦厚,耿介正直。容 颜娇媚,顾盼生姿。善属文,工制曲,不辍武艺,女工犹精,运针之巧比拟薛灵芸。后初归道宗,尚称琴瑟和谐。然见帝懈怠朝政,思班姬、魏徴故事,自为勉励,数直谏,竟见疏。萧后幽居深宫,寂寞多闲,惟填词制曲,以解忧愁,与伶官赵惟一过从日密,稍逾礼制。一日后盛自妆饰,坐晶帘之后,召赵惟一。赵登门闭锁,二人遂调阴阳,合牝牡。后作《十香词》遗赵,辞藻艳冶,文胜于情,不合诗教。
       时耶律乙辛、张孝杰诸佞弄权,素与后有隙,得《十香词》以上道宗,妄言其事,所述皆过其实。帝勃然而怒,判赵惟一凌迟,更欲诛后,但关皇家体统,不宜宣扬,复兼旧情未泯,姑赐后死,令于宫中自缢。
       萧后领旨,神色如常,叩谢皇恩。求觐见皇帝,因作决别,不许。复求见太子,托付遗言,亦不许。遂尽除冠冕首饰,敬捧白绫,从容自缢。诸传旨太监恭祝升天,萧后亦一一回礼。后虽仪态万方,不失礼数,然自缢苦事,难求速死,唯高挂梁上,挣扎良久,方气绝,享寿三十六岁。
       萧后抛绫于梁上,纤手结束,引颈入缳,传旨宦官见后已尊旨自缢,初不甚难耐,犹强自克制,冀合裙钗之礼教,复循皇室之规仪。须臾便蹬踢扭转,捉挼俯仰,似欲呻吟,断续有声。一手摩娑苏匈,一手逗弄牝门,杏眼乜斜,面带赪红,香肩全露而诃子微松。俄而更锁眉瞋目,张唇伸舌,香涎满颔颏,容色凄楚,犹惹人怜爱。修颈缢而犹长,苏匈胀而愈软,四肢僵挺,丝足蹬紧,窸簌抽搐。如是有顷,后乍分玉股,清水涓涓而下,涴裙沾袜。更震颤片刻,凄然长吟。诸人再跪,恭送萧后升天。礼毕,遽仰观之,气已绝矣。后尸兀自高悬,发丝凌乱,衣衫狼藉,面颊惨白,涕泪交流,杏眼翻白,香舌微吐,玉体强直,下身汁液淋漓,亵裤浸透,双履落地,丝袜濡湿。其状凄美惨烈,大异生时。帝复令尽除其衣裳鞋袜,剥去其抹胸亵裤,以草席裹玉尸,送归萧家。
       掌押送之吏久闻萧后美若天仙,得此良机,乘夜色运后尸入屋内,欲行不轨之事。揭草席,但见后之玉体,肌肤光洁,面色桃红,杏眼紧闭,樱口微张,手足绵软,酥胸挺立,私处湿润,貌美如生前。吏兽欲难耐,遂解衣裤,拥萧后尸与之交接。
比及萧后孙天祚帝登大宝,尽诛乙辛子孙余党,开棺戮孝杰尸。时萧后幽魂正在宫中,教一宫娥女工,忽凄然一笑,曰:“吾沉冤得雪,今归天际。尔等自当努力。去也,勿念。”言罢,如烟而散。 ——《辽宫异史·萧后之死》

人物评价:
       辽道宗:“皇后可谓女中才子!” 
       萧惟信:“懿德贤明端重,化行宫帐,且诞育储君,为国大本,此天下母也!而可以叛家仇婢一语动摇之乎?” 
       吴梅:“词意并茂,有宋人所不及者。” 
       徐釚:“怨而不怒,深得词家含蓄之意。斯时柳七(柳永)之调尚未行于北国,故萧词大有唐人遗意也”。
       朱彝尊:“细草含茸,圆荷倚盖,犹与舞衫相似。回心院子,问殿脚香泥,可留萧字?怀古情深,焚椒寻梦纸。 ”
       纳兰性德:“六宫佳丽谁曾见,层台尚临芳渚。一镜空潆,鸳鸯拂破白萍去;看胭脂亭西,几堆尘土,只有花铃,绾风深夜语。 ”
 
墓葬:
       萧观音死后被天祚帝葬于庆陵。金灭辽时,萧观音的尸体被从墓中挖出,剥去衣饰任由牛马践踏。

艺术形象:
历史小说《萧观音》刘书芳著
有关戏曲:
一弯冷月照宫墙
胡笳声声断愁肠
昨日里珠绕翠围厌膏粱
今日是铁窗残烛泣夜长
我不怨君王情义薄
却诧奇祸来迅猛
琵琶一曲本寻常
为什么冤狱突然从空降
扇面题诗赐单登
为什么恶意曲解把人冤枉
后宫宝藏鲛绡巾
为什么作证上公堂
单登一去无踪影
看来今日大祸非寻常
老国丈临刑话衷肠
说赵王居心险恶如虎狼
年初叛乱诛元凶
案情将清心慌张
我苦谏君王遭忌谤
叹只叹君王情深恨更长
今日里后宫毒设陷人坑
分明是孤注一掷掀风浪
倘然是赵王奸计逞
怕只怕顷刻之间战乱迸发
民怨沸腾 家国危亡
一场大祸起萧墙
浏览 (922) | 评论 (2) | 评分(5) | 支持(11) | 反对(0) | 发布人:王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1744)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215)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16574)


Copyright ©2008-2024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