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伯:仙子 30
作者:河伯    发布于:2022-12-14 16:43:28    文字:【】【】【
今一以天地为大炉,以造化为大冶,恶乎往而不可哉!成然寐,蘧然觉。

于是,我死去;于是,我醒来。
我醒来时已是秋天,我临窗写作的身影不再属于南亚,而是在远东的上海。我有妻子,有孩子,我决定宠爱她一如我从前宠爱她,还有她之前的那个她,因为我知道我宠爱的无非我自己的选择。
生活,总是容易又艰难,琐碎又辽远的,如果你生活过,相信懂得我的意思。
我满足于写我的故事,我们的故事,不论它们是否为真,发生在这个时空或别的,至少,在我记忆里是清晰的。
醒来就是醒来了,失去的已然失去,生活,还要继续。
于是我谋一份差事,那是我在尘世的生涯;于是我写我的往事,那些如烟往事成为我内心的生涯。
于是我继续和佛陀,和李耳,女娲交谈,毕竟在这个时空我们见不了面,我们的交谈止于内心。
于是我为生活操劳,为家庭、孩子操劳,毕竟,为生活奔波才是生活的真意。
于是我学习,摸索,所有那些东方西方的,历史与思想的,倾听那些声音。
于是慢慢地我又变成他们,变回我自己,然而我已失去了我的神通,我的神通现在止于我的思想。
于是我敬佩并向往他们,那些神人,真人,至人,大宗师,我忘了也不再相信自己曾是且就是大宗师。
于是我为情所困,为世界与时间所围困,为自己所困,不论是我的理想,梦想,还是思想。
于是我孤独,骄傲,郁郁寡欢又热情洋溢,并且狂妄与妄诞到宣布:

我是大宗师。


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藏小大有宜,犹有所循。若夫藏天下于天下而不得所循,是恒物之大情也。

作为凡人,卑微渺小至于无,我该如何面对自己,尤其是面对那个曾经的我呢?我选择一种诗意。宇宙,是最大的诗意,宇宙间万事万物都是无中生有的,这是何其玄妙,可以说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然而我们却如此习以为常,对自己,对万物与时间,而忘了魔法之神奇,生命之奇妙,梦之吊诡。我知我无中生有,藉此我实现了一个宇宙,实现了我之为我,以及现在这个肉身,这个肉身脆弱、感性、速朽,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合于道,合于世界之本源,我之本性,它无非一种无中生有的欲望,与对存有的诗意之感。
藏身于此,藏天下于天下,外观天下复内省自身之天下,于是一种诗意油然而生,我与天下为一。
所以我自诩为诗人,却不写诗,因为诗不是一种文学门类,某个形式,而是一种感觉,譬如佛陀自始便觉察这个世界不真,而我,总是被诗意环绕,它有时欢愉,有时忧伤,却总是如影随形难以割舍,它是世界本质。
作为人,记忆与遗忘之子,它的构成与属性本就是诗意,因为他从一出生就向终点奔去,不断自我塑形又自我勾销,涂写,抹去,如此反反复复,最后什么也没剩下,和来时一样,但这游戏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我们的世世代代绵延不休,与时间同步,即使我们消失了,人消失了,地球上的物种消失了,宇宙还在,游戏在延续,但因为它终究朝着终点而去,我们不可避免地认识到时间箭头与世界尽头的宿命,我们有物理学来提醒自己这可悲的事实,我们有易和道,有哲学与宗教指示着事物循环直至终结的命运,我们用自身的生死不停佐证它。
我知道,对于虚无,这无质的孤独,渺茫的空性,无限之空虚,仅仅是开始与终结,就是不可思议的游戏,包罗万象之诗意,永恒之趣味。
若夫藏天下于天下而不得所循,是恒物之大情也。虚无藏身于此,我也是。
浏览 (18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3) | 反对(0) | 发布人:河伯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1740)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215)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16572)


Copyright ©2008-2023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