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伯:仙子 26
作者:河伯    发布于:2022-12-14 16:38:09    文字:【】【】【
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

我究竟何知呢?我之知见能确保我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吗?那是否勉强算得知之盛呢?我在回忆与遐思中书写,这书写,究竟写下多少真实多少谬误呢?当我写下我与世界的本来面目时宇宙是否会有一丝抽搐,如拨动一根巨大无朋的初始之弦,或一次大爆炸与塌缩引发的时空涟漪呢?我的笔是否会再次扰动时空,引发再次穿越与时空的崩塌呢?我无意多作设想。

她把手搭在我肩上,看我用纸笔在弄神弄鬼,我能感觉出她目光里的笑意,也能感觉到南亚空气的潮湿。
雅利安人,我说,一支去了伊朗高原,成就了波斯帝国也滋养了伊斯兰文明,另一支来到这里,成为我们。
她虽然朝我微笑,但没有认真倾听,我知道我说话的逻辑和内容比狂风还乱,谁也无法认真倾听。
世尊比我帅多了,你有没有想过和他在一起?
她摇摇头,你们不一样,她说。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许多年了,我们了解彼此甚于自身,我感激她对我的嘉许。
对了,我在这里也是稀有的缘分,我曾一度在山的那边活动,你知道,喜马拉雅山脉。
那不是中国吗?她说,好远好远,过不去的。
嗯,我知道,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天地肇始未久,神话尚未起源,人未发生,连神鬼神帝的大宗师,也还是孩子。


虽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后当,其所待者特未定也。

我也有所待,而所待者特未定也。我爱她的美,她的美是未经世事的美,我在她的美里看得见姑射神女的美,在她的仪容与笑颜里看得见神女天真烂漫的形容,她们生于世间长于世间而不染,而我,我警惕的目光游荡于她们周围,只想阻挡任何不期而至的尘沙与污秽,我想阻挡世界,因为世界,即使是我发动的世界,如今也面目全非了,它只会污染一切,把一切拖下水。
而我,我已染尽尘埃,身心俱疲,如今我只想保有那么一点点净土,一点点爱恋。

神经漫游者,他在世间漫游而不自知,或者知道却选择了忘却,选择了沉迷进入,他渴望感情的涟漪。
我的世界是不及物的,若有所及,无非是我的内心,世界,如果不成其为我内心之投影,我会选择视而不见,世界是我内心的幻影,而她们是我之所爱我之投影,至于我,在哪里都无非一个幻影,在与不在,是没有分别的。
也许是为了证明我之存在我之所在,我选择将之写下来,但写下的比我本身更加虚幻,经不起时间与目光的打量,神的注视可以使事物灰飞烟灭,而我的文字,更容易,它会自行消失,一如从未写下。

她是我的妻子,更是我的孩子,如果我想长久地拥有一个孩子,在尘世间几乎无法可想,只有让她成为我的妻子,因为除此之外,我只能将她委之于他人之手,他人,虽然也曾经是我,但我对现在这个成为众人的我很不放心。我怀疑世界,怀疑自己,目前我只对这个具体而微的小我还有那么一点点信心,仅此而已。

每晚,我看着她安睡,在她睡后看着她,心潮起伏,因为往往被往事淹没,结果,我总是起得比她晚,她总是嘲笑我是个瞌睡虫,却不知我常常彻夜未眠,我的心里是整个宇宙,它的过去未来,它混乱的时间线与更其混乱的事件簿常常把我的脑子搞得乱七八糟,醒来后不知自己是在印度还是中国,天上还是地表,之前还是之后。于是我微笑地看着她,她在早上总是忙忙碌碌的。

我的心也随之忙忙碌碌的。
浏览 (14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4) | 反对(0) | 发布人:河伯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1740)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215)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16572)


Copyright ©2008-2023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