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公谨:《 爱情的自助餐》第五二章、步步紧逼
作者:于公谨    发布于:2021-06-16 19:30:18    文字:【】【】【

第五二章、步步紧逼

    江海天说道:“可能是大学四年,是她过得很幸福的时刻吧。”
    夏莲说道:“不错。”
    江海天说道:“我们是回家,家是港湾,是幸福。而傅莹,则是离开家就得到了幸福。”
    夏莲说道:“一般人是做不到这一点。”
    江海天说道:“我们说苦,其实是对比而言。傅莹的苦,恐怕就不是苦了,而是残酷。这就是现实。”微微顿了一下,“而且,她这个人总是觉得自己是很坚强;其实,她是很脆弱的。不能说一个打击就倒下,也是差不多。”
    夏莲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打击并不是她的父母?”
    江海天淡淡地说道:“不可能是她的父母。很多人都是以为,是她的父母,就像是很好胡德海,也是这样认为。其实,这是大错特错。”
    夏莲想了一下,说道:“那会是谁?”
    江海天并没有回答,而是淡淡地呷了一口酒,慢慢地说道:“当傅莹懂事情的时候起,恐怕已经是把自己的心灵关闭了;当时,她的想法是很简单,就是活着,不顾一切地活着。”
    夏莲说道:“啊?”
    江海天说道:“这就是傅莹所面临的情况。”
    夏莲说道:“她的父母?”
    江海天看着夏莲,说道:“你觉得,如果是傅莹在她父母的身边,会活着吗?”微微叹息,“可能是活着,是和死人有多少区别地活着?”
    夏莲说道:“不错,还不如离开家。”
    江海天说道:“所以,她就是这样努力,想要离开家。”呷了一口酒,“她卖过血,只是为了读书,为了弄口饭吃。”
    夏莲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说道:“你怎么知道?”
    江海天说道:“这个不难知道。”看着夏莲,“傅莹的心是关闭;第一个打开她的心,是她的老师,就是现在过来的老师。”
    夏莲说道:“我知道。”
    江海天继续说道:“第二个人是夏莲。”
    夏莲说道:“啊?我?”
    江海天说道:“你。因为你从来就不带功利目的,也不带有色的眼睛看着她,所以她才会和你成为朋友。打开傅莹的心,并不容易。毕竟她经历的太多,感受的太多,受到的太多。”
    夏莲说道:“是。只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们有时候出去吃饭,我都是拽着她;她说不用;我说,你可以付钱。就把钱给她,告诉她,是借给她的。她知道我的想法。即使是学费,或者是别的,也是我给她弄的。我觉得我们是朋友,我家里的环境也是可以;走在一起是不容易。”
    江海天说道:“你不带功利目的,所以傅莹认为你是朋友。如果是你有带功利目的,傅莹是可以看出来。你们同学里面,恐怕每一个人都不是傅莹的对手。只不过是傅莹掩藏的很深而已。”
    夏莲抿了一口酒,说道:“细细想来,还真是如此。”

    灯光下,书法里,胡德海和胡凯坐着,谁都没有言语。他们早已经不去过去的意气风发,而是有些愁云惨淡的味道。
    过了半天,胡凯说道:“爸,没有人愿意贷款?”
    胡德海说道:“没有银行贷款。”
    胡凯说道:“私人贷款也可以。”
    胡德海说道:“他们能够贷出多少?有能力的人,怎么可能会靠贷款过日子?只有些没有能力的人,才会靠着贷款过日子。问题是,这些贷款的人,既然是没有能力,能够有多少钱?怎么可能会满足我们的贷款?”
    胡凯说道:“即使是很少,也是钱。”
    胡德海说道:“你能够找到这样的公司?”
    胡凯说道:“可以找到,只是不熟悉。”看着胡德海,“可以从一帆集团身上想办法。”
    胡德海说道:“从一开始,江海天接手公司,就开始整顿公司财务。”他并没有说找老邱的事情。

    灯光下,江海天卧室里,江海天和夏莲继续交谈着。
    江海天说道:“你们很多人的行为,对傅莹来说,都是小孩子的行为。”
    夏莲说道:“当时的她,是很成熟的。”
    江海天说道:“不错;是很成熟。这个‘成熟’,并不是她所愿意,而是不愿意;却不可能会不成熟,毕竟是被事实所逼迫。”
    夏莲说道:“这样的父母,怎么可能会不如她成熟?”
    江海天说道:“不错。她想要活着,就必须是成熟。如果是幼稚,就不可能会活着。”微微顿了一下,“就像是她现在对我的倚靠,也是有着很多的内涵。”
    夏莲说道:“说出来听听,大叔?”
    江海天说道:“很简单的,就是傅莹如果是毕业了,你觉得会怎么样?”
    夏莲说道:“想办法生存。”
    江海天说道:“不错。大学毕业了,在大学的过程中,她是活下来了。问题是,她毕业之后,所面临的问题,恐怕是更多。”
    夏莲说道:“怎么可能?”
    江海天看着夏莲,说道:“如果是没有我,你觉得傅莹的父母过来,她应该是怎么应付?”
    夏莲说道:“我没有想过。”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普通人,很有可能会被她的父母卖了。她的父母,是不可能会关心她的死活;这是肯定的,也是毋庸置疑。”
    夏莲说道:“既然是傅莹在这里,她的父母,也不可能会放过她?”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放过傅莹,就不开会出现在这里了。”
    夏莲说道:“为什么读书的时候,他们没有出现?”
    江海天说道:“那个时候出现,会有多少利益?”
    夏莲说道:“利益?”
    江海天说道:“傅莹的父母,从来就不傻,相反是比很多人精明;因为他们知道,怎么才把利益最大化。”
    夏莲说道:“傅莹读完书,就是利益最大化?”
    江海天说道:“一个高中生,和一个大学生,哪一个更有吸引力?”
    夏莲说道:“哪一方面?”
    江海天说道:“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是比较一下。”
    夏莲说道:“无论是哪一方面,进行毕竟的话,还是大学生有吸引力。”
    江海天说道:“这就是傅莹的价值。”
    夏莲说道:“这样的父母,真的是让人无语了。”
    江海天继续说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在傅莹的父母面前表现的比较强势。这个时候,我的意思是很明显的。”
    夏莲说道:“傅莹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而且,傅莹说了不算?”
    江海天说道:“不错。而且,让他们住在别墅里面,已经是很有些恩宠了。”微微顿了一下,“早就想过他们,会为了利益出卖傅莹的。”
    夏莲说道:“就是胡德海?”
    江海天说道:“不错。就是胡德海。从一开始,就猜到了这个结局的。如果是胡德海没有上当,我们就不用这样考虑事情。”
    夏莲说道:“如果是上当了,最后走投无路,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解决所处的困境?”
    江海天说道:“不错。”
    夏莲说道:“这就是一个看不见的稻草。”
    江海天说道:“是看不见的稻草;而且,胡德海也是知道,我们是不可能会妥协的。问题是,这个时候,傅莹的父母是他的希望。”
    夏莲说道:“胡德海既然是把傅莹的父母看做了希望,怎么会不抓住?”
    江海天说道:“在他的眼睛里面,我是二世祖,怎么可能会做好事情?”
    夏莲说道:“傅莹是你的情人,而且是得力助手,怎么可能会不怜惜?”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就是打着这样的好算盘。”
    夏莲说道:“胡德海的算盘,有些过于精明;也是过于一厢情愿;问题是,你是不可能会因为傅莹的父母改变什么。”
    江海天看着夏莲,说道:“你到现在,还是没有弄明白?”
    夏莲说道:“什么?”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是可能会利用傅莹的父母,给我造成困扰,而不是别的。”
    夏莲说道:“是可能会影响你的判断。”
    江海天说道:“这个时候,才是胡德海想要下手的时候。”
    夏莲说道:“因为你兼顾不过来,或者是忽略了什么?”
    江海天说道:“不错。这个过程简单。”
    夏莲说道:“只是很实用。”
    江海天说道:“我不想要看到傅莹受到伤害,就会怜惜傅莹;如果傅莹是我情人,会怎么样?会受到牵连;我也不可能会坐视不理。”
    夏莲说道:“这样,胡德海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在茶馆的雅间里,胡德海和老邱在交谈着。
    胡德海说道:“你想得怎么样?”
    老邱说道:“我是想好,问题是,这需要时间。”
    胡德海说道:“什么意思?”
    老邱说道:“江海天一直在公司,一直都是抓得很紧,我是不太可能会有机会。”
    胡德海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是江海天不在公司,会怎么样?”
    老邱说道:“不在公司,也是很难做到的;毕竟江海天把财政紧紧抓在了手里。”
    胡德海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是心不在焉?”
    老邱说道:“心不在焉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需要他签字。”
    胡德海说道:“我想想办法。”
    老邱说道:“你有办法?”

    傅莹陪着安惠平与安妻,不断在城市里面著名的景点转悠着。
    安妻说道:“你不用工作?”
    傅莹说道:“大叔给我假的。如果他有时间,也是会过来陪着你们的。”
    安妻说道:“如果是你对象,就更好了。”
    傅莹说道:“我也想;只是不敢奢望啊。”
    安妻说道:“你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他?”
    傅莹说道:“我也想要有一个家的。”看着安妻,“师母,我也不愿意这样。问题是,谁敢娶我?”
    安妻说道:“有的是人娶你。”
    傅莹苦笑一下,说道:“我有着这样的父母,怎么可能会有人敢娶我?”
    安妻顿时有些明白,说道:“是你已经接受了你的老板?。”
    傅莹说道:“还有,我现在是老总;这一点是不可能会改变的。很有可能的是,大叔想要把公司交给我打理。”看着安妻,“施母,您觉得我这样的身份,有谁能够配得上我?”
    安惠平说道:“还是安一个家好。”
    傅莹说道:“说实话,很多时候,我也想过。问题是,我不可能会割舍着血缘关系;这样的父母存在,总是一个麻烦。”
    安惠平说道:“这才是重点。”
    傅莹说道:“大叔很心疼我,知道我的经历。”
    安惠平说道:“你的能力是一方面。”
    傅莹说道:“也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安惠平说道:“你的努力,我们都知道。”

    江海天和周明红在江海天的办公室里交谈着。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还没有行动?”
    江海天说道:“还没有行动。”看着周明红,“你沉不住气了。”
    周明红说道:“并不是我沉不住气,而是德凯公司沉不住气。”
    江海天说道:“哦?德凯公司还是坚持着?”
    周明红说道:“还坚持着。”
    江海天说道:“看来胡凯的能力是有的。”
    周明红说道:“可能吧。”微微顿了一下,“相对来说,我更想要知道,胡德海的想法。”
    江海天说道:“沉住气,不要动。”微微顿了一下,“如果可能,他是想要从一帆集团身上捞一把,以维持德凯公司。”
    周明红说道:“怎么捞?”看着江海天,“你收拢了财政大权。”
    江海天说道:“从来就缺少铤而走险的人。”
    周明红说道:“这倒是。谁是这个人?”
    江海天说道:“不知道。等这个人露出头来,就好办了。”
    周明红说道:“也是胡德海的穷途末路?”
    江海天说道:“现在的胡德海,就是穷途末路了。”微微顿了一下,“很奇怪,他和傅莹的父母在一起,怎么会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说出他的目的?”
    周明红说道:“并不是没有想要说出来,可能是想要配合着,才会选择隐瞒。”
    江海天看着周明红,说道:“也就是说,傅莹的父母,说着傅莹的坏话的时候,我就会关注着傅莹;就不可能会把精力放在了公司?”
    周明红说道:“这就是胡德海的机会。”
    江海天说道:“我还是需要我的签字生效。”
    周明红说道:“有人想要越过;或者是用别的。”
    江海天不明白地说道:“别的?”
    周明红说道:“比如说,这个人趁着你心神不属的时候,就让你签字。”
    江海天说道:“曾经说过的,有这个可能性。”
    周明红说道:“你想要怎么做?”
    江海天说道:“这样的人,还是进监狱吧。”
    周明红说道:“早就应该把这样的人送进监狱的。”
    江海天说道:“人心哪有知足的时候?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周明红说道:“不错。”想了一下,“什么时候查一下我的账户?”
    江海天说道:“可能是现在,胡德海在试探阶段的。”
    周明红说道:“是在很多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再查我的账户?”
    江海天说道:“这一天不可能会很远。”
    这时,敲门声响起。
    江海天看着门,说道:“进来。”
    进来的人看到周明红,顺手带上门,走到江海天身边,说道:“你找我?”
    周明红说道:“夏莲,来宣示主权?”
    来人正是夏莲。
    夏莲说道:“没有,是董事长找我的。”
    江海天说道:“注意财物,风吹草动,都要告诉我。”
    夏莲说道:“我知道。”
    江海天说道:“你也坐下,听一下。”
    夏莲看看周明红,说道:“不好吧?”
    江海天说道:“没有什么不好的。”
    夏莲坐了下来。
    江海天继续说道:“胡德海现在想要沉住气,只是也不可能会保持状态。”
    周明红说道:“毕竟德凯公司的欠账,是致命的。”
    夏莲说道:“我觉得,胡德海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推在他儿子身上。”
    周明红说道:“是可以。问题是,他是大股东。”
    夏莲说道:“可以把股东让出来。”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是很看好德凯公司;在他看来,德凯公司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困难。”
    夏莲说道:“可以给他的儿子。”
    周明红说道:“是可以给他的儿子。问题是,胡德海这个人怎么可能会舍得给他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会放心?”
    夏莲说道:“对自己的儿子也是不放心?”
    周明红说道:“你不了解胡德海,所以不知道胡德海的这个人。”微微顿了一下,“胡德海这个人是很爱惜自己,而不是爱惜着别人。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夏莲说道:“是。”
    周明红说道:“一个爱自己的人,对谁都不会放心,怎么可能会把公司交给别人?即使是他的儿子,也是不可能。”

    胡德海领着傅父傅母在金铺里面选着。
    傅父和傅母披金戴银,很高兴地走了出来,直接忽略的胡德海;胡德海连忙跟了出来。
    胡德海对傅父傅母说道:“还满意吧?”
    傅父说道:“当然是很满意。”
    傅母瞅了傅父一眼,说道:“还可以吧。”
    胡德海说道:“我想要你们做一件事情。”
    傅父和傅母交换了一下眼神。
    傅父说道:“什么事情?”
    胡德海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傅母说道:“那就不用说了。”
    这句话噎得胡德海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很明显,傅父和傅母并不是什么笨人,知道了胡德海的目的并不单纯;所以才会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只得利益好处,而不做什么事情。
    过了半天,胡德海才反应过来,说道:“很简单的。”
    傅母说道:“这个漂亮。”摆弄着手镯。
    傅父说道:“这个也是很不错。”他的脖子戴着金项链,看上去就像是拴狗的链子。

    在江海天的办公室里,江海天和周明红、夏莲等三人继续交谈着。
    夏莲说道:“怎么会是这样?胡德海是不是失算了?”
    周明红说道:“怎么失算了?”
    夏莲说道:“胡德海还有儿子吗?”
    周明红说道:“就这一个儿子。”
    夏莲说道:“他死了,财产是胡凯的;为什么就不能信任胡凯?”
    周明红说道:“我也说不上来,至少觉得,胡德海就是这样的人。”
    江海天说道:“你觉得钱是在谁的手里好?是自己的手里好?还是别人的手里好?”
    夏莲说道:“当然是自己的手里。”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也是这个想法。”
    夏莲说道:“问题是,现在是穷途末路啊。”
    江海天说道:“怎么知道就没有翻身的可能?”
    夏莲楞了一下,说道:“怎么还有翻身的可能?”
    周明红说道:“我们都知道是不可能会翻身;问题是,胡德海并没有这样想。他觉得,德凯公司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夏莲说道:“都已经是没有了去路,还暂时困难?”
    周明红说道:“这就是他的想法而已。”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从来没有信任过人,总是用自己的想法,进行思考着别人的行动。”
    周明红想了一下,说道:“胡凯的想法是什么?”
    江海天说道:“胡凯的想法,并没有那么多。”
    周明红说道:“怎么会?”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胡凯有想法,就会和胡德海闹翻的。”
    夏莲说道:“胡凯说了不算的。”
    江海天说道:“最起码是可以一走了之的。”
    周明红说道:“胡凯并没离开,就是很说明问题。”
    江海天说道:“不错。”
    周明红说道:“看来,胡凯是很顾大局。”
    江海天说道:“问题是,他没有权利做什么。这就让德凯公司没有了前进的方向。”
    周明红有些叹息,说道:“不错。”
    江海天说道:“我们是想要让他知道,那几个地方不能买;而德凯公司,怎么可能会不买?”
    周明红说道:“他持反对意见,也是没有多少用处。”
    江海天说道:“不错,即使是持有反对意见,也是不可能会让胡德海改变主意。毕竟是胡德海说了算。只是胡德海有些患得患失。”
    周明红说道:“大投资,不可能会一下就这样决定。”
    夏莲说道:“这里面有一个心理作用吧?”
    周明红看着夏莲,说道:“什么?” 
    夏莲说道:“一帆集团的模式,是胡德海想要达到;只是一帆集团很多时候,是有些管理不严,才会让胡德海这样的人上下其手。很显然胡德海是知道这一点,就会想要改变。”微微顿了一下,“在他看来,这样的公司,怎么可能会达到这样大的规模?德凯公司,怎么也会比一帆集团强,怎么会比一帆集团差?这让胡德海接受不了。”
    周明红说道:“德凯公司是成立了多少年?一帆集团成立了多少年?和这里面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即使是比较底蕴,也是比较不了。”
    夏莲说道:“不错。问题是,胡德海就看到了外表,而没有看到里面。”
    江海天淡淡地说道:“也是为了证明他比老董事长强,所以才会这样急于求成。”
    周明红说道:“并不是比老董事长强,而是想要比你强。”
    江海天不明白地说道:“啊?”
    周明红说道:“这是一个心理过程,也是比较的过程。他是自认为不必老董事长差;只是德凯公司并没有和一帆集团相提并论;而且,即使是你,看土地的眼光,也是比他强的;这让他不舒服。为了这么这一点,他才是这样做。”
    江海天笑了,说道:“有点道理。”
    夏莲说道:“胡德海本来就差了很多,他怎么可能会和大叔相提并论?”
    周明红说道:“这就是胡德海并不甘心的地方。如果是冷静下来,看待事情,就会有着很多的把握。只是董事长就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了胡德海的心上,让他有些喘不过起来。”
    夏莲说道:“最后的结局,就是这样。”
    江海天说道:“我可没有想要让胡德海变成这样。”
    夏莲说道:“这和你并没有关系,和胡德海的心理有关系。”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不可能会这样甘心失败。现在即使已经是失败了,也不可能会承认。这就是胡德海。”
    夏莲说道:“他会怎么做?”
    江海天说道:“会伤害很多人,我身边的人。”
    夏莲说道:“这是肯定的。问题是做法。”
    江海天说道:“这需要胡德海告诉我们。”

    在五星级饭店里面,傅父傅母和胡德海等三人酒足饭饱。
    胡德海说道:“这饭菜还和你们二位的胃口吧?”
    傅父说道:“饭菜还可以。”
    傅母说道:“勉强可以。”
    胡德海说道:“这是五星级的饭店。”
    傅母说道:“什么意思?我们五星级?不就是饭店?”
    胡德海说道:“饭店和饭店是不一样的。”
    傅父说道:“也就是吃饭而已。”
    胡德海说道:“你知道这一顿饭多少钱?”
    傅父说道:“不知道。”
    傅母说道:“多少钱?”

    江海天和安惠平、安妻等三人一起吃饭。
    江海天说道:“老师,傅莹没有少端您们家饭碗吧?”
    安惠平说道:“这是举手之劳。”
    江海天说道:“或许是吧。”微微顿了一下,“今天,我安排傅莹做事情,就不让她过来了。”
    安惠平说道:“你有事情想要跟我们说?”
    江海天坦然地说道:“是。”看着安惠平,“就是不想要让人伤害傅莹。”
    安惠平说道:“你叫我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吧?”
    江海天说道:“是,也不是。”微微顿了一下,“如果可能,我希望您们成为傅莹的父母;也可以在这里长住的。”
    安惠平说道:“谢谢。”
    江海天说道:“问题是她的父母,可能会伤害到她。”
    安惠平说道:“我知道。”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别人,我想要他们以后都在监狱里面渡过。这一点不难做到。”
    安惠平说道:“这样会伤害到傅莹。”
    江海天说道:“所以,我还是不可能会这样做。”
    安妻说道:“这样的父母,是很少见。”
    江海天说道:“让他们现在这样平安无事地活着,已经是很恩赐了。”
    安惠平说道:“傅莹的父母,就会这几天行动?”
    江海天说道:“很有可能是。”
    安妻说道:“傅莹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不容易。”
    江海天说道:“她的父母,不可能会关心这些。”
    安妻想了一下,说道:“她的父母,不知道傅莹今天的成就?”
    江海天说道:“从来就没有告诉过他们。即使是傅莹,也从来就没有想要说过。”
    安妻楞了一下,说道:“为什么?”
    安惠平说道:“也就是说,傅莹的父母,并不知道傅莹今天的地位?”
    江海天说道:“对。他们不知道。”看着安惠平,“如果是知道了,您应该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到时候,并不是丢人了。”
    安惠平说道:“很有可能是觉得公司都是他们的。”
    安妻说道:“啊?这也太过分了吧?”
    安惠平说道:“很有可能的是,傅莹干不下去,只能是辞职。”
    江海天说道:“恐怕是不是辞职就可以解决。”
    安妻说道:“还有什么?”
    江海天说道:“以我对傅莹父母的了解,他们会肆无忌惮的胡闹。”微微顿了一下,“公司就成为他们胡闹的场所。”
    安妻说道:“这样损失很大?”
    江海天说道:“整个公司就会乱了套。”
    安惠平说道:“不可能会允许这样事情发生。”
    江海天说道:“所以,在他们到来之前,我就做出了很多的安排,最起码是让他们不能够随意地摆布着公司,或者是进入公司。”
    安惠平想了一下,说道:“有人想要利用傅莹的父母,就会告诉他们。”
    江海天说道:“我知道,只是并没有多少用处。”
    安惠平不明白地说道:“什么意思?”
    江海天说道:“傅莹现在并没有什么职位,充其量就是我的助手。”
    安惠平说道:“你早有防备?”
    江海天说道:“也是形势需要吧。”
    安妻奇怪地说道:“你不是公司董事长?”
    江海天说道:“是。”
    安惠平说道:“她是有些怀疑的,毕竟是你的公司,你说了算的。怎么会有人和你对着干。”
    江海天说道:“公司是父亲给我的,我也是代职的。问题是,有些人不可能会想要安心拿工资,他们的目的,是想要得到的更多。”
    安惠平说道:“想要从你公司里面捞取不当利益?”
    江海天说道:“对。”
    安惠平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所难免。”
    江海天说道:“只是可以容忍的。问题是,他们并不只是想要获得利益,而是想要让很多人失业,就让人忍受不了。”
    安惠平说道:“这就有些恶毒了。”
    江海天说道:“一帆集团是很大的公司,是涉及到很多人的饭碗。”
    安惠平说道:“你的做法是保住这些人的饭碗?”
    江海天说道:“不错。”
    安惠平说道:“那些人是不可能会轻易让你保住公司,也不可能会让很多人饭碗保住。”
    江海天说道:“我只能是想办法了。傅莹是我的人。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猜到很多东西。”
    安惠平说道:“不错。”

    五星级宾馆的雅间里面,傅父和傅母继续和胡德海交谈着。
    傅父嘴里叼着牙签,说道:“怎么可能?我没有吃金子,也没有喝银子,怎么可能会这样贵?你是骗我们的吧?”
    胡德海说道:“我从来就没有虚夸过。你们可以问服务员。”
    傅母说道:“他们是你买通的。”
    胡德海说道:“你们可以上街上,随随便便找一个人问问。”
    傅父说道:“好,我们就出去问问。”起身,拿着胡德海给他买的东西,不客气地走出了门。
    傅母也是同样的举动,而且是跟在了傅父的身后。
    胡德海气得眼睛差一点掉出来,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

    江海天和安惠平、安妻等三人一起吃饭。
    安妻并不明白,说道:“我听不懂。”
    安惠平解释地说道:“按道理来说,一个公司有序的发展,以傅莹的年纪,是不可能会担任这样重要的职务。”
    安妻说道:“傅莹是有能力的。”
    安惠平说道:“即使是有能力也是不可能,毕竟是参加工作时间太短,很多经验都是不足。这是一个短板,很难弥补的。而这个时候,让傅莹担任重要职务,就说明了那些人是位高权重,是把他逼迫到一定程度上了。”
    安妻有些明白了,说道:“这些人有些过分了。”
    江海天说道:“并不是最过分,而是他们想要让一帆集团倒闭。”
    安妻惊讶说道:“这会影响到多少人?”
    江海天说道:“他们太过自私,想到的就是他们自己而已,从来就没有想要考虑过别人,也从来就没有想要顾虑过别人,才会这样做。”微微顿了一下,“我是不可能会让他们这样做的。”
    安妻说道:“这样的人应该下地狱。”
    江海天说道:“这样的人,下地狱是应该的;问题是,他们下地狱,是不可能会心甘情愿的。”
    安惠平微微叹息,说道:“不错,他们会算计着很多人。”
    江海天说道:“本来就算计着别人。”看着安惠平,“他们就是想要拉着傅莹,不是下地狱,就是想要让傅莹救他们上来。”
    安妻说道:“怎么可能会允许他们这样做?”
    安惠平想了一下,说道:“他们是想要逼迫你松口?”
    江海天说道:“不是松口,而是给他们钱,让他们渡过难关。”
    安惠平不明白地说道:“送钱?”
    江海天说道:“公司的高层,有的是开公司的,也是可以说,还是集团公司。”
    安妻说道:“开公司还过来上班?”
    江海天说道:“目的本身就不单纯,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安惠平想了一下,说道:“他们是想要得到的更多?”
    江海天说道:“不错。他们想要得到的,并不是简单的得到,最起码是让他们公司生存下去。”
    安惠平说道:“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人?”
    江海天说道:“世界上太大,什么样的人都有。”
    安惠平说道:“他们太过贪心了。”
    江海天说道:“不错。”
    安妻说道:“他们的公司原来是怎么生存?”
    江海天淡淡地说道:“是靠自己生存。”
    安惠平说道:“是他们野心太大,想要得到不应该得到的东西,才会有着这样的下场?”
    江海天说道:“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和一帆集团一样,想要成为这样的规模,同样的大小。结果是野心过大,吃撑了,消化不良,只能是慢慢地饿死。”
    安惠平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的人,是不可会等待死亡。”
    江海天说道:“不错。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要等待死亡。”看着安惠平,“他们就会想要动歪心思。而傅父傅母如果没有过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很不幸的是,他们过来了,这就会给傅莹造成很大的伤害。”
    安妻说道:“傅莹的父母是很自私自利。”
    安惠平说道:“傅莹的父母并不是小孩子。”
    江海天说道:“你还不如说,傅莹的父母,更加看重的是利益而已。”
    安惠平说道:“我接触过傅莹的父母,他们是不想要让傅莹读书,想要让傅莹工作,好养活他们。当时我进行阻拦,才作罢。”缓了一口气,“他们是自私自利;同时也是可以说,他们是很精明的,轻易不可能会这样屈服 ”

浏览 (142) | 评论 (1) | 评分(5) | 支持(1) | 反对(0) | 发布人:于公谨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706)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14)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6555)


Copyright ©2008-2021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