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公谨:《 爱情的自助餐》第五十章、担心
作者:于公谨    发布于:2021-06-12 18:11:59    文字:【】【】【

第五十章、担心

    江海天说道:“不错。小公司,是没有固定的效益,或者是说,发展前景;很多时候,为了生存,需要的是孤注一掷;而成立规模的公司,就需要衡量利弊了;毕竟公司走上了正规,不需要进行冒险,就可以有所发展的。如果是想要上一步台阶,稳定发展就好,没有必要这样冒险。”
    管峰说道:“可能是胡德海想要急于求成,想要让公司的发展,和一帆集团一样。”
    江海天说道:“这也不需要这样冒险的。”
    管峰说道:“不错。这是不需要这样冒险的。本来就是可以慢慢达到的目标,何必想要是一蹴而就?这是很不理智的行为。”
    赵冉冉说道:“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管峰说道:“这个想法,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赵冉冉说道:“男人的世界,有些不懂。”
    江海天说道:“我也是没有弄懂胡德海的想法;只是很多时候,胡德海会觉得,这是应该的做法。”
    管峰说道:“这里面有你的功劳?”
    江海天说道:“德凯公司,本来就是一帆集团的分公司。你就应该知道他是做得多过分。”
    管峰说道:“是有些过了。”
    江海天说道:“我的父亲,可以允许这样的公司存在,而我是不可能会允许。毕竟贷款公司是怎么存在的,恐怕是很多人都知道。”
    管峰说道:“我就不知道。”
    江海天说道:“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微微顿了一下,“德凯公司的存在,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历史了。”
    管峰奇怪地说道:“胡德海已经知道了?”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现在可能是猜出来了。这个判断,他是应该有。”
    管峰说道:“接下来会怎么做?就这样甘心失败?”
    江海天说道:“会进行最后的疯狂。”
    管峰不明白地说道:“怎么疯狂?”
    江海天说道:“当然是想要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比如说我要念旧情的,要记住他曾经做出的贡献,必须是拉德凯公司一把。”
    管峰说道:“这也太无耻了吧?”
    江海天说道:“这一点是肯定的。”

    灯光下,书房里,胡德海静静地坐着;胡凯走了进来,坐下来,沉默了很久。
    胡凯说道:“爸。”
    胡德海看着胡凯,说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胡凯说道:“进来好一会儿了。”
    胡德海说道:“我怎么没有注意?”
    胡凯说道:“你有心事?”
    胡德海说道:“公司的事情,你是知道的。”
    胡凯说道:“我们可以渡过难关。”
    胡德海淡淡地说道:“这不可能会渡过难关的。”
    胡凯不明白,看着胡德海,说道:“为什么?”
    胡德海说道:“很多人都在等待着我们的破产。”
    胡凯说道:“都有谁想要让我们破产?”
    胡德海说道:“傅祥明就是其中的一个。”
    胡凯说道:“傅祥明为什么这样做?我们和傅祥明可是无冤无仇。如果是江海天这样做,我们倒是可以理解。”

    灯光下,在周明红的别墅里面,江海天和傅莹、周明红、周晓芽等四个人在喝着红酒。
    江海天说道:“傅祥明今天打电话给我。”
    周明红说道:“我们公司和傅祥明的傅氏集团并没有什么往来。”
    江海天说道:“我也仅仅只是和傅祥明认识而已。”
    周明红说道:“他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
    江海天看着周明红,说道:“是告诉我,胡德海已经是面临着破产的命运。”
    周明红说道:“怎么会这么好?”
    江海天说道:“我曾经说过傅氏集团发生的事情;就是傅祥明被下面的人背叛,几乎是到了破产的边缘。所以他特别痛恨下面的人背叛。而胡德海就是这样的人,傅祥明就对他恨之入骨。”
    周明红说道:“他是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让胡德海尽快陷入死亡的境地?”
    江海天说道:“不错。他是有着做生意的眼光,只是看到的事情,更多的是仇恨。”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是遭到无妄之灾?”
    江海天说道:“并不是无妄之灾。因为很多人都在看着胡德海的死亡。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周明红说道:“怎么可能?”
    江海天说道:“不是怎么可能,而是百分之百。”
    周晓芽说道:“我们好像是说过这件事情。”
    江海天说道:“不错。没有人可以容忍这样的人;即使是听到的人,也是会痛恨。如果胡德海想要自己做生意,可以借钱,也可以是贷款;只是不能够想吸血鬼一样想要吸着一帆集团的血;这样的人,是会让很多人鄙视。”
    周晓芽说道:“这样是肯定。”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的做法,有些太过卑劣,否则不可能会有很多人那么痛恨他。”
    周晓芽叹息了一下,说道:“这是咎由自取。”
    傅莹说道:“这样的人,本来就是有些太过混蛋了。”
    江海天说道:“现在,他会很快对我们进行反扑。”
    周明红说道:“他怎么会有脸进行反扑?”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从来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就不要用普通人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胡德海的道德标准。”微微顿了一下,“他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否则是不可能会想要接近着她的父母。”看了一眼傅莹。
    周明红看着傅莹,说道:“胡德海接触过你的父母?”
    傅莹说道:“肯定的。”
    周晓芽说道:“你并没有亲眼看到?”
    江海天笑了,说道:“这不用亲眼看到的,只是用猜测,就可以知道。”看着周晓芽,“她的父母,突然是接到了很多的礼物,而且都是价值不菲的礼物。你觉得他们为什么可以得到这样的礼物?”
    周明红说道:“就是因为他们被胡德海收买了?”
    江海天说道:“不错。如果我没有猜错,过几天,很有可能她的父母,就会对她施加压力。”看着傅莹,“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安排你出去,或者是到别的城市。”
    周明红说道:“这样也好,不用面对。”
    傅莹看着江海天,说道:“逃避不是办法。我觉得,我还是应该面对。”
    江海天说道:“我不希望你面对。”
    傅莹说道:“我想要面对,爷。”
    江海天说道:“这样对你的伤害太大。”
    傅莹说道:“逃避不了的。”
    江海天说道:“好吧。”微微顿了一下,“你的老师,让他过来吧。他的老伴也过来,所有的支出,都是我的。”
    傅莹说道:“好。”
    周晓芽说道:“胡德海会这样下作?”
    周明红说道:“这并不是下作的问题。”
    周晓芽不明白地说道:“不是下作是什么?”
    周明红说道:“这是生存的问题。”微微顿了一下,“胡德海是为了生存。如果是破产,他就什么都没有;还有可能会进入监狱。这并不是他所愿意;他必然是会想要找到救命稻草什么的,目的就是不让自己沉下去。”
    周晓芽看了傅莹一眼,说道:“这个时候,胡德海就认为她的父母,就是这样的救命稻草?”
    周明红说道:“不错。还有,这需要看爷多喜欢她了。”看了一眼江海天和傅莹,“如果是很喜欢,就会救她,就不可能会让她的父母伤害她;如果是不喜欢她,就会让她的父母随便闹腾了。”
    周晓芽说道:“只是他并不知道,我们早就希望她的父母闹腾。”
    周明红说道:“不错。”微微顿了一下,“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好像并不是这样简单吧?”
    江海天笑了,说道:“胡德海是想要一箭多雕,而不是一箭双雕。”看着傅莹,“你想明白了吗?”
    傅莹说道:“有点明白,不是很多。”
    周晓芽和周明红都看着江海天。
    周晓芽说道:“怎么是一箭多雕?”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让她的父母和她反目,一方面是伤害了她;而另外一方面,胡德海的目的,是把枪口对着我。如果是我不救,她就会恨我。如果我救了,那么德凯公司就走出困境。”
    周晓芽说道:“这是肯定。”

    灯光下,书房里,胡德海和胡凯继续交谈着。
    胡德海说道:“傅祥明并没有对我隐瞒什么,而是告诉我,他的公司曾经差一点就破产了。原因在于,他们公司有些人想要把公司占为己有。”当然,他是不可能会告诉胡凯,傅祥明是因为傅氏集团公司里面有他胡德海这样的人存在,才几乎是导致破产。
    胡凯并不知道,说道:“这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胡德海叹息地说道:“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我们德凯公司的崛起。”
    胡凯说道:“为什么不愿意?难道我们挡着他们的路了?”
    胡德海说道:“我们并没有挡着他们的路;只是我们公司的存在,会让很多人嫉妒;如果我们公司壮大了,会让他们这些人吃得东西变得很少。”还是不肯说出具体的原因。”
    胡凯说道:“怎么可能?世界上公司多了去了,他们怎么会嫉妒的过来?”
    胡德海说道:“很多人是嫉妒不过来;问题是,每一个公司的壮大和成长,都是有着这样的经历;因为没有人想要看到别的公司日益壮大。”
    这个道理有些似是而非;胡凯有些怀疑,却说道:“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我们并没有阻碍他们的发展,他们何必这样对待我们?”

    灯光下,江海天和傅莹、周明红、周晓芽等四人继续喝着红酒,同时交谈着。
    江海天说道:“即使是我没有救,也是会犹豫。这个时候,就会让她看清楚我的无情无义。”微微顿了一下,“这是胡德海的目的。”
    周明红看着江海天,说道:“即使是胡德海死了,或者是德凯公司倒闭了,也会在你身边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
    江海天说道:“对。我被美色所迷惑,所以才会这样处理事情。”微微顿了一下,“你们看到这一点,会怎么样看我?很有可能也是会想要背叛。”
    周明红说道:“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少锦上添花的人,也不缺少落井下石的人。就像还胡德海的为人,很多人都是等待机会落井下石。所以,他想要看到的是,一旦出现变故,你的处境,也会因此变得有些难堪?”
    江海天说道:“不错。这是他的目的。”
    傅莹看着江海天,说道:“恐怕还远远不只是如此吧?”
    江海天说道:“不错。否则怎么是一箭多雕?”
    周明红有些惊讶,说道:“还有什么?”
    周晓芽看着江海天。
    江海天说道:“还有,我的犹豫,很有可能会不自觉地拖延着时间。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就会放松对胡德海的警惕;而胡德海就达到了目的。”
    周晓芽说道:“拖延时间?就是胡德海还是希望自己有着翻盘的机会?”
    江海天说道:“不错。至少胡德海是这样想的。”
    周晓芽说道:“这也是有些过于一厢情愿了。”
    江海天说道:“在胡德海看来,一切皆有可能。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这样等待着。”
    傅莹说道:“也可以找人和他进行合作的。”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的性格缺陷,所以很多人都不可能会和他进行合作。”
    傅莹说道:“外面的资本也可以注入。”
    江海天说道:“仓促之间,怎么找到外面的资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也不可能会束手待毙。”
    江海天说道:“所以就会想方设法地解决问题。”微微顿了一下,“原来是有些原则,不可能会做一些很卑劣的事情;而这个时候,他是什么都顾不上了,会不断地做着很多卑劣的事情。”
    周晓芽说道:“也只能是这样了。”
    傅莹说道:“他是可以集资,就可以解决问题。”
    江海天说道:“那样会死得更快。”
    傅莹有些不明白地说道:“怎么可能?”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集资,很多人都盯着德凯公司;这个时候,警察就会过来,让胡凯过去谈话;你觉得结果什么?”
    傅莹说道:“无论结果怎么样,都是不可能会继续集资。”
    江海天说道:“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想过。”微微顿了一下,“很多人都是老虎,都是虎视眈眈地盯着德凯公司,就想要看到德凯公司露出破绽。而这个时候,胡凯被叫去问话,就相当于是一个信号。”
    傅莹说道:“我知道了。”微微叹息,“是这样啊。”
    周晓芽说道:“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周明红说道:“很多的人,并不是嘴上说说,而是会去做;他们就是上来‘战场’的人,在和敌人搏斗;既然是敌人,怎么可能会心慈手软?这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周晓芽奇怪地说道:“就没有对德凯公司有同情心?”
    江海天说道:“没有人会对德凯公司有着同情心。”
    周晓芽说道:“为什么?”
    江海天微微叹息,说道:“因为德凯公司的本身,就不是名正言顺。而别的公司,都不希望自己的公司出现这样的人;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是会引以为戒。当胡德海露出了破绽,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
    周明红说道:“如果是你,他们会怎么样?”
    江海天说道:“很多人都会留一份情面,还有人会支持我东山再起。而胡德海就是不可能。这就是做人的差距。毕竟胡德海这个人,很多人都是知道。”   
    傅莹说道:“很难想象,这个道理是这么简单。”
    江海天说道:“如果是德凯公司不露出破绽,这些人不会怎么样。如果是露出破绽,就会想要让胡德海不翻身。这并不是针对胡德海,而是想要警告手下的那些人,像胡德海这样的人,是没有好下场。想要做人,就要老老实实地做人。”
    傅莹说道:“他们直接说就好。”
    周明红说道:“没有明显的例子,是不可能会引以为戒。”
    傅莹说道:“不错。而老董事长,是一直都觉得他是公司的老臣子,没有进行处理。而胡德海就会得寸进尺,结果就就变成了这样的不可收拾。”微微顿了一下,“像一帆集团公司的存在,是很多的;而叫做一帆集团公司,就一个;所以很多人都看到了胡德海的所作所为,只是没有说出来,或者是没有点破。”

    灯光下,书房里,胡凯和胡德海继续交谈着。
    胡德海说道:“并不是我们没有得罪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很多时候,这里面存在的问题,并不是表面上面只有简单。”
    胡凯不明白地说道:“并没有多复杂。”
    胡德海看着胡凯,说道:“你还是太年轻了。”
    胡凯说道:“我说错了?”
    胡德海说道:“这就像是我们所面临的消费者一样;消费者就这样多,却有很多人在争夺;有一个人倒下了,你觉得其他人会怎么样?”
    胡凯说道:“其他的人也是不可能会客气;不踩一脚,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胡德海说道:“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胡凯顿时有些明白,说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胡德海说道:“如果我们成功了,很多人都会跪在我们的脚下。只是我们失败了,他们不可能会介意踩着我们的身体。”

    午夜里,夏莲正在酣睡着;忽然觉得身边有人;本来是想要发出惊叫;只是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人是江海天;毕竟是只有江海天才有她所熟悉的味道。
    江海天刚刚躺下,感觉到夏莲的动静,说道:“你醒了?”
    夏莲有些慵懒地靠着江海天,说道:“醒了。你怎么没有去周明红那里?”
    江海天说道:“去了,有些问题已经出现,就回来了。”
    夏莲懵懵懂懂地说道:“什么意思?”
    江海天说道:“睡觉。天亮了说。”
    夏莲说道:“好。”

    傅莹想要睡觉的;只是有些谁不着,就爬起来,点亮了灯,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继续喝着。
    这里,当然是江海天的家,而不是江海天的别墅,或者是她的别墅。
    本来是想要和江海天一起在周明红的别墅里面过夜;只是觉得这样下去意义不大,就回来了。想要让江海天和她在一起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烦躁,想要冷静一下,或者是说一个人独自思考一下,就让江海天去夏莲那里。
    慢慢地呷了一口酒,想了一下,伸手关了灯,就这样一个人在屋子里面,静静地思考着。
    脑子里面是很乱的,并没有想明白很多事情,或者是说,她在逃避,而不是想要面对,比如说可能会面临的父母对她的背叛。
    到了窗边,拉开窗帘,看着黑色的外面,有些俯瞰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自己活得这么大的不易;父母对她的冷酷无情,让她有着一种冲动,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冲动。
    脑子里面却闪到了江海天。如果是没有江海天,她会面临着什么?会有这样的成就?这很显然是不可能的。可能江海天并没有在意,而她真的是死心塌地地爱着江海天的。
    江海天并不是一个感情冷漠的人,或者是自我的人;所以在江海天的心里,总是感觉到对她很愧疚,总是对她很抱歉;她并不是木头,是可以感觉到江海天这一点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江海天比她的父母好上很多的。
    只是她的父母再不好,或者是说,看着她的父母,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或者是还赶不上陌生人;只是她的父母,还是她的父母;这一点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正如某一个人曾经说过,人是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的。这就是充满了无力感。如果是可以进行选择,她是不可能会希望有这样的父母,随时会把她抹杀的父母;可以为了自己的私欲把她推入深坑的父母。
    “难道真的是没有改变?”她自言自语着。
    想到了可能面临着父母的背叛,她就不舒服的。
    没有人会舒服的,毕竟是父母对子女的背叛。可能是很多子女,都是对自己的父母进行背叛,都是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尽管很多时候,都是不愿意承认这个背叛,或者是给背叛找一个理由;说到底,其实背叛,都是为了利益的。这是难以接受的。
    而现在,她面临的是自己父母的背叛。可能是她的父母会责怪她,或是说她是对她自己父母的背叛,这都是有可能的。这一点,也是可能会让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的。
    江海天曾经说过,让她离开这里,到国外去,或者是到别的城市去;问题是,这样的躲避,真的是有办法吗?
    又呷了一口酒,继续思考着。
    江海天是疼她的,说爱,有可能是有的;这一点让她很知足的。毕竟江海天是从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并不是想要她难做的;也不是和她的父母一样,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她。
    江海天就在隔壁。
    而这一刻,她想要得到江海天的拥抱。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傅莹感觉到了,淡淡地说道:“睡不着?”心中有些惊喜。
    来人是江海天。
    江海天说道:“有些累,有些乏,只是睡不着,也不知道为什么。”
    傅莹倒了一杯酒,递给江海天,说道:“我也是。事情太多了。”
    江海天说道:“我们就是俗人,所以俗事缠身在所难免。”
    傅莹说道:“不错。只能是这样认为的。”看着江海天,“她睡了?”
    江海天说道:“她睡了。她没有我这样复杂的,所以睡眠很好。”顿了一下,“我也想要接受着这样的睡眠,也想要靠着她,让她把睡眠传染给我。只是没有达到目的。”
    傅莹说道:“可能是我们都变得复杂了。”
    江海天说道:“我不希望你变得复杂。”微微顿了一下,“也是不希望你经历着风险。说实话,我总是觉得我是一个男人,就应该是抗下所有的风雨。问题是,有时候,我一个人真的是抗不下这些风雨的,只能是被动的受到袭击。”
    傅莹说道:“我可以分担。”
    江海天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希望你分担,也不想要让你进行分担。”
    傅莹说道:“为什么?”
    江海天说道:“你经历的够多了。”微微顿了一下,“你应该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和莲儿一样,无忧无虑地活着。”
    傅莹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的爷,你觉得可能吗?我这样的父母存在,即使是我想要平静的生活,也是不可能。”

    胡凯是自己开车上班的;开到半路,就扭转着车头,朝着周明红的别墅方向开过来。
    他的耳边,一直都在响着胡德海昨天晚上的话,“如果我们成功了,很多人都会跪在我们的脚下。只是我们失败了,他们不可能会介意踩着我们的身体”。也就是说,可以不择手段的成功,也是会赢得别人的尊重;无论怎么光明正大的失败者,还是失败者,只能是接受着失败的命运,也只能是接受着倍踩在脚下的命运。
    本来他雇佣路子监视周明红和江海天、周晓芽等人,并不是想要做什么的,也不是带有其它的目的,是为了以防万一,担心那几块土地是一个骗局。而现在,这个监视有些用处,最起码是可以让他对江海天采取一些手段;如果可能,会获得很多,足以让德凯公司摆脱困境;即使是简单的交易,也是会得到很多的环节。
    以前是可能会不屑去做;现在却顾不上,是必须去做。这是肯定的。这个时候,他觉得应该对路子好一点,毕竟路子是受他雇佣的;而且,路子也并不是一无长处,还是有些用处;如果不是路子存在,他是不可能会想到监视周明红和崔恩铭。这也是废物利用。不过,这个废物利用,是很好的结局,最起码是对他有利的结果。

    周明红并没有在别墅里面,而是和周晓芽一起出门。
    江海天正在工作的时候,周明红就走了进去。
    江海天看着周明红,说道:“有事情?”
    周明红说道:“有事情。”
    江海天看着周明红,说道:“什么事情?”
    周明红说道:“就是胡德海的事情。”
    江海天指了一下对面的座位,说道:“坐下说。”看着周明红坐下,“你想到了什么?”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会搅乱公司的。”
    江海天微微叹息,说道:“这是不可能的。”
    周明红说道:“我想过了,财务这方面,一直都是胡德海的人负责任的。”
    江海天说道:“我知道。”
    周明红说道:“如果是他们一起动手脚,会怎么样?”
    江海天说道:“支出是需要我签字的。很早公司就规定了。如果胡德海是聪明人,就不会出此下策。”
    周明红不明白地说道:“我是不懂,所以才会怀疑的。”
    江海天说道:“怀疑是没有错误,也是合情合理。”看着周明红,“只是你没有想过,很多人都知道我的签字生效,这个时候,胡德海一旦是犯错,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就是让我报警,让警察过来解决。”微微顿了一下,“只是胡德海拖延不起。”
    周明红说道:“有没有可能是负责人动手脚?”
    江海天说道:“也不太可能。”
    周明红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江海天说道:“财务老总,有着一定的权利;而我接受公司开始,一直就是抓着财务不放。如果是他犯下错误,我不可能会客气,肯定会把他送进监狱,而且还是追究他的责任。”
    周明红说道:“即使是知道,也是会这样做呢?”
    江海天笑了,说道:“除非他是傻子。”
    周明红说道:“我总是觉得,胡德海是不可能会这样简单放弃。”
    江海天说道:“他从来就没有想要放弃的。兴风作浪是肯定的。只是这个风浪的大小,并不是他所能够决定的。”
    周明红淡淡地说道:“一个波纹,就能够改变很多的东西。”
    江海天说道:“无论是他想要怎么挣扎,都是不可能会挣脱破产的命运。”
    周明红看着江海天,说道:“我知道,只是提醒你一下。”
    江海天说道:“谢谢。我现在并不担心我们这里,毕竟我们这里是有着规章制度;如果胡德海想要做出什么事情,也是在一定的框架之内。我真正担心的是傅莹。傅莹的父母,才是大问题。”看着周明红,“还有你,还有周晓芽。”
    周明红说道:“不用担心我们,主要是担心傅莹就可以了。傅莹父母是存在着很多的问题。这样自私自利的父母,真的是不知道他们最后会做出什么事情。”
    江海天微微叹息地说道:“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对傅莹的伤害。”微微顿了一下,“傅莹是经历了太多的伤害,心里是很敏感,容易受到沉重的打击。尽管是有着很多的承受能力;只是这个承受能力,还是有些不够。毕竟是父母对子女的背叛啊。”
    周明红说道:“不错。他们会怎么样?”
    江海天说道:“怎么做,我们都不可能会做到预防。对我们来说,只能是被动的等待。”
    周明红说道:“就不可能会主动出击?”
    江海天说道:“是不可能会主动出击。就算是我们主动出击,需要多少经历,才会让傅莹的父母不对傅莹反戈一击?”
    周明红想了一下,说道:“不可能会满足。”
    江海天说道:“即使还是能够满足;问题是,只要是胡德海一个利用,就会让他们立即背叛。这是没有任何疑问。毕竟是利用为重。”
    周明红无奈地说道:“看来只能是等待了。”
    江海天说道:“我最不想让他们知道的是,傅莹所担任的职务。这样的话,他们会想要获得的更多,会永远都是不罢休。”
    周明红说道:“这是肯定。”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也是不可能会告诉他们。”
    周明红想了一下,说道:“是不可能会告诉他们。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在一定的高位,就会想要获得的更多,就不可能会因为胡德海所给的好处,就有些满足。”看着江海天,“胡德海怎么可能会猜到我们不会告诉他们,傅莹在公司的地位?”
    江海天说道:“是人心。”
    周明红不明白地说道:“人心?”
    江海天说道:“胡德海这个人是很聪明的人,对很多事情都是会有着自己的想法。他猜测到我们不可能会傅莹父母,傅莹在公司的地位,这样会让傅莹的父母得意,也会让他们想要获得的更多。这对我们,对傅莹都是不利。因为傅莹和我们,都没有办法满足这样贪得无厌的人。”
    周明红说道:“我们也从来就没有用钱财满足过傅莹的父母,这一点胡德海是应该知道。”
    江海天说道:“不错。这一点是应该知道。这就会让胡德海对傅莹的父母下手,给我们造成很多的麻烦。即使让我们痛苦,也是会感觉到很好。”

    胡德海和一个四十来岁、有些秃顶的人,坐在茶室里面,一边饮着茶,一边交谈着。
    胡德海说道:“这个茶很不错。”
    秃顶的人说:“这个茶是很好。”看着胡德海,“你不是只让我饮茶的。”
    胡德海说道:“不错。我想要知道我们的贷款,还有多长时间到期?有没有延期还款的可能?”
    秃顶的人慢慢地说道:“你说的是德凯公司?”
    胡德海说道:“是。”
    秃顶的人说道:“说实话,凭借我们的关系,如果是以前,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微微顿了一下,“只是中央银行作出了调整,所以这一点是不可能会做到。”
    胡德海说道:“就没有可能?”
    秃顶的人说道:“没有可能。任何的可能性都没有。”指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除非头上的帽子不要了,就可以答应,或者是去做。”
    胡德海说道:“凌科长,你可是信贷部的部长啊。”
    从这句话里面就可以知道,这个秃顶的人,就是银行信贷部部长,姓凌。
    凌科长说道:“就因为我是信贷部的部长,才更加的不敢乱动。你要知道,很多人都是站在我的身后,盯着我的位置。看上去我的权利很大,其实我也是战战兢兢地活着。”看着胡德海,“如果是到期了,你们公司没有还款,我很有可能会进监狱的。”微微顿了一下,“我以前说过,就是你们贷款的时候。”

    江海天的办公室里,江海天和周明红继续交谈着。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这样做,可能并没有多少好处。”
    江海天说道:“是没有多少好处。”微微顿了一下,“如果我们不能忍耐,就会做出担保,是替德凯公司担保进行贷款。”看着周明红,“这就是现实。”
    周明红说道:“胡德海是不可能会达到目的。”
    江海天说道:“一直以来,胡德海都是有着自己目的的打算。”
    周明红说道:“我们是不可能会让他得逞。”
    江海天说道:“不错。”微微顿了一下,“再就是担心你和周晓芽。”
    周明红说道:“你刚才说过了。”看着江海天,不明白地,“你为什么总是想要说担心我们?”

浏览 (110) | 评论 (1) | 评分(5) | 支持(3) | 反对(0) | 发布人:于公谨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投票调查
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
 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706)
 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14)
 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6555)


Copyright ©2008-2021   悟能(二师兄)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9824号-1    

 
 
访问统计
统计代码